護教學的危機:智慧設計論和統計學的結合

余創豪

天道書樓將會出版美國著名護教學家威廉•鄧布斯基(William Dembski)的名著【智慧設計】(Intelligent design: The bridge between science and theology),這是十分令人雀躍的消息。鄧布斯基擁有伊利諾大學數學博士及芝加哥大學哲學博士學位,是基督教罕有的思想家,我相信華人基督徒一定會自其著作中獲益不淺。

不過,我對鄧布斯基的護教學進路卻有所保留,他的數學和哲學遠遠凌駕於我,這篇批評的文章,真有如蜉蝣撼大樹。我姑且在這奡ㄗ悁菑v的另類見解,讓讀者得到多一個思考角度。

鄧布斯基是數學博士,他當然引用了統計學、或然率的方法,去論証宇宙是經過創造者精心設計,而不是隨機發生的。鄧布斯基的統計學、或然率推論都是偏重於英國的費沙學派(Fisherian school),基本上鄧布斯基採納了費沙的「顯著性測試」(significance test),亦即是說,在某個假設之下,如果觀察到的資料偶然出現的可能性極低,那麼測試結果就是有「顯著性」,但讀者千萬不可以望文生義,以為 significance 是「重要」,很低或然率的事件並非一定很重要,但萬中無一的奇特事件就很顯著了。在討論宇宙起源之中,基於我們對物理學的認識,宇宙偶然發生的可能性極低,這個「顯著性」引申出可能有創造主。

但是,鄧布斯基幾乎一面倒向費沙學派,其他學派,例如貝氏分析(Bayesian inference,又譯為祕思分析),就明顯地受到冷淡待遇,在【智慧設計】的最後一頁,他才略略提過貝氏分析一次,而且祇是在註釋之中。在二零零四年新出版的【設計革命】(The design revolution: Answering the toughest questions about intelligent design),鄧布斯基重費沙而輕貝氏之立場就更加明顯,他指出:基於費沙的或然率推論,對智慧設計論比較友善;而基於貝氏分析的那一套,對智慧設計論不大友善。他認為前者比較可信,因為科學參考費沙、而不是貝氏,來建立統計學方法,Colin HowsonPeter Urbach等統計學家亦承認科學界普遍採用前者,而不是後者。

我認為鄧布斯基的觀點大有商榷餘地,第一,貝氏分析未必一定對智慧設計論不利,其實,一些護教學家亦採用貝氏分析;第二,雖然相對於費沙學派,過去貝氏分析是「弱勢社群」,但現在其地位逐漸受到統計學家和其他科學家肯定。

到底費沙學派與貝氏分析有什麼不同呢?簡單地說,費沙學派的或然率是基於頻率與整個參考集之間的比例,舉例說,假若我站在一個七英尺高的籃球架二十尺之外,我能夠成功射籃的概率有多高呢?尋找答案的做法之一,就是我連續投籃很多次,然後數算命中的頻率,跟著計算兩者之比例,這當然是過度簡單化的說明,費沙學派包含了極之複雜的無限分佈線(infinite distribution),為免悶死讀者,暫且按下不表。可是,假若我只可以容許有一次機會投籃呢?似乎費沙方法便派不上用場,在這情況下,貝氏分析會給予一個先前或然率(prior probability),然後通過經驗去計算後來或然率(posterior probability)。

討論宇宙怎樣發生的問題,似乎比較接近上述第二個情況,以人類知識而言,這個宇宙的產生只是一次過的事件,我們無法好像做實驗一般,重複整個宇宙產生的過程,然後計算自然出現的機會有多大、或者上帝創造的機會有多大。英國護教學家李察•史伯恩(Richard Swinburne,關啟文教授的老師)就是運用貝氏分析來支持有神論的可信性,不過,李察•史伯恩的語氣並沒有鄧布斯基那麼肯定,在介紹貝氏分析時候,他雖然剖析了怎樣由資料而進到因果分析,但他坦白說這並不是人們唯一可以解釋事物的方法。有興趣研讀史伯恩之貝氏分析的讀者,可以參考他的Epistemic justification (Oxford: Clarendon Press, 2001)

鄧布斯基說科學家普遍接受費沙的統計方法,而不是貝氏分析,這未必盡然。鄧布斯基引出HowsonUrbach的著作為佐証,但是HowsonUrbach的書寫於一九九三年,十年後的今天,情況已大大不同。舉例說,我先後參加了二零零一年及今年的聯合統計學會議,前者的大會講員是著名統計學家James Berger,後者是美國統計學會會長Bradley Elfron,兩者不約而同地指出:費沙學派和貝氏分析分析互有長短,現今的趨勢是糅合兩者從而建立整全的或然率推論。事實上,在心理測量、應用核子物理學、醫學、水利工程學、經濟學、天文學……多個不同範疇中,貝氏分析都受到廣泛應用,鄧布斯基祇是輕輕幾句就淡化貝氏分析的重要性,我相信許多科學家都會對他質疑。

最重要的是:鄧布斯基的研究課題牽涉宇宙起源,而研究「統計學宇宙論」(Statistical cosmology)的泰山北斗 Peter Coles教授,正是採用貝氏分析來研究宇宙論,Peter Coles Franceco Lucchin合作撰寫的【宇宙論:宇宙結構的起源和進化】(Cosmology: The origin and evolution of cosmic structure),是宇宙論的經典級作品,此外,他和 Garrett 合著了【貝氏歸納分析和人擇宇宙原理】(Bayesian inductive inference and the Anthropic cosmological principle)一書,所謂「人擇原理」,就是說許多物理常數必須分毫不差,宇宙才可以誕生和延續,如是者,整個宇宙好像是為人而設。

我絕對支持天道書樓翻譯和出版威廉•鄧布斯基的著作,亦十分鼓勵讀者精心研讀他根據費沙學派而推証的智慧設計,這篇文章我沒有一字一句反對費沙學派,可是,我卻擔心鄧布斯基的偏側,可能會帶來問題。我在〈反思現代宇宙論和傳統創造論〉一文中曾經指出:將某種科學理論和某種神學觀點掛鉤,是有點危險的做法,在這塈皕Q帶出一個類似的見解:將某種方法論和創造論掛鉤,甚至排斥其他方法論,長遠來說對護教學可能構成不利。

鄧布斯基以十分肯定語氣,去崇費沙而抑貝氏,並且將費沙學派和智慧設計無形中掛鉤起來,可是,現在有明顯跡象顯示,貝氏分析、或者是費沙與貝氏學派的整合,在不同科學範疇中冒升;相反,費沙學派受到心理學家和其他社會科學家的嚴厲批評,一九九九年,一個由美國心理學會發起、由著名統計學家L. Wilkinson統籌的特別小組(APA Task Force),甚至乎研究是否有必要取締費沙顯著性測試的或然率價值(p value);HarlowMulaikSteiger 還編著了一本書,名為【沒有顯著性測試又會怎樣呢】(What if there were no significance tests),顧名思義,這本說對顯著性測試抱著批判態度。

假若有一天,貝氏分析取代費沙學派而成為統計學、或然率理論的正宗,人們會怎樣看待鄧布斯基的理論和基督教信仰呢?我猜想,人們不會說:「費沙有錯誤,鄧布斯基有錯誤,並不表示智慧設計論是錯誤。」相反,有些人會興高采烈地說:「哈哈!智慧設計論與科學不相容!無神論勝利,基督教失敗!」在此,我衷心希望護教學家能夠對各門各派的方法論保持開放態度,以免將來倒去污水時,連盆中的嬰兒也倒掉。

關於我對鄧布斯基方法論的其他批評,請讀者參考 http://www.creative-wisdom.com/education/hps/DI.pdf 關於我對費沙學派的歷史分析,請參考 http://www.creative-wisdom.com/pub/2004AERA.pdf http://www.creative-wisdom.com/pub/2004ASA.pdf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