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佛案的紀錄片:

謀殺人格的陷阱

余創豪

 

多佛案陰魂不散

二零零五年的多佛審判案(Dover Trial),於三年後的今天已經屬於舊聞,但由於今年是達爾文二百歲冥壽,美國公共廣播系統電視台(Public Broadcasting System)趁這熱烘烘的時候,播放了一輯關於多佛案的紀錄片:【審判之日:智慧設計論受審】,總體來說,這紀錄片資料詳盡,但我為到一些涉案人士的「人格被謀殺」而感到悲哀。

首先交代什麼是多佛案,三年前在賓夕法尼亞州的多佛中學堶情A一些教育委員會的成員要求在科學科目中教導進化論的同時,也要教導智慧設計論,他們並且要求科學老師聲明進化論是理論、而不是事實。一部分家長對此十分不滿,於是在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支持下控告教育委員會,最後控方勝出,智慧設計論被禁止納入中學科學課程內。當時雙方各自援引科學家來作為專家証人,辯方的專家証人之一,是利維(Lehigh)大學的生化學教授米高巴希(Michael Behe),一九九六年巴希發表了【達爾文黑盒】(Darwin's black box)一書,對進化論作出挑戰。

巴希:在書塔前變成侏儒

紀錄片製作人根據法庭檔案,安排演員重演法庭上雙方的論戰。在模擬法庭上,扮演巴希的演員拋出的論據是:到目前為止,進化論還未能夠充分解釋人類免疫系統怎樣建立起來。飾演控方律師的演員將十幾本書,以疊高塔形式堆砌在巴希面前,跟著用挑戰語氣質問巴希:「解釋人類免疫系統如何進化的著作,簡直是汗牛充棟,這些解釋全部都不能滿足你嗎?到底你沒有讀過這些著作?」「巴希」支吾以對,最後尷尬地啞口無言。這堆書疊得比坐在証人席上的巴希還要高,其實,這是運用巧妙的視覺效果,在書塔對比下,巴希便好像一個侏儒。

坦白說,若果有人從任何一間圖書館或者書店,隨機地抽出十幾本統計學、心理學、哲學、攝影的書籍,然後問我有沒有讀過這些作品,大有可能我連一本也未曾涉獵過。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即使是某個學科的專家也沒有能力可以窮經盡典,除非是十分狹窄的專題,例如:一九三五年至四五年廣東省開平縣赤磡鎮白炎村蘭馨里農村人口之變化、中世紀天主教對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的註解。無論如何,巴希「無知」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 在紀錄片中,「控方律師」又問「巴希」:「根據你對科學的定義,占星術算不算是科學。」「巴希」回答:「是。」至此,巴希的聲譽幾乎是萬劫不復。

奧爾森:我不是米高摩爾

兩年前蘭迪奧爾森(Randy Olson)亦曾經拍攝過一齣關於多佛案的紀錄片:【一群大笨鳥:演化論和智慧設計之鬧劇】(Flock of dodos),奧爾森原本是海洋生物學教授,後來轉行做了製片人,雖然【一群大笨鳥】採用了嬉笑怒罵的手法,但奧爾森給予巴希充分時間發表支持智慧設計論的意見。

最近奧爾森到阿歷桑拿州立大學演講,他強調不希望自己的電影好像米高摩爾(Michael Moore)的片子一般。筆者相信許多讀者都觀賞過摩爾的【華氏九一一】,一位【澳門日報】的專欄作家說得好:他不單只對布殊失望,對摩爾也失望,因為摩爾採取了那些斷章取義、誇張煽情的低劣手法。我慶幸除了米高摩爾之外,還有奧爾森可供選擇。

在演講中,奧爾森還揭開了一些製作【一群大笨鳥】的內幕,他說自己花了兩個小時採訪巴希,當時氣溫炎熱,採訪接近尾聲時,巴希顯得有點疲倦,奧爾森問巴希對於公立學校禁止教導智慧設計論有何感想,巴希隨口說:「我不理會公立學校,我將自己子女送入私立學校。」這段講話被錄影機捕捉之後,奧爾森的同事歡欣雀躍,他們認為抓著了這兩句話,便足以把巴希置諸死地。但奧爾森極力反對安插這片段在紀錄片中,他說這無非是疲倦之下兩句漫不經心的說話,巴希是一個好人,絕對不能不合理地污蔑他。無論筆者是否同意【一群大笨鳥】的訊息,我仍然對奧爾森致上無限敬意。

其實,如果有人提著錄影機追蹤筆者,將我一天之內的說話拍攝下來,跟著細心檢查,我相信那人一定可以捉著我一些不慎的失言;假若有人抽絲剝繭地閱讀筆者張貼在網站的所有文章,我肯定那人也可以找出一些錯漏的地方。幸好筆者並不是巴希這種級數的公眾人物。

潛龍勿用、降龍有悔

這宗案件與這兩套紀錄片,並不只是美國社會的事情,香港讀者也應該引以為誡。多佛案固然可以引起人們反思宗教與科學的關係,但關於多佛案的紀錄片,卻蘊藏著一些更加值得令人深切反省的課題。前白宮新聞秘書麥哲倫(Scott McClellan)在卸任之後指出:美國政壇的鬥爭愈來愈不文明,從前是要摧毀對方的論據,現在是要摧毀對方的人格。其實豈止政壇是這樣?社會其他層面也遍佈著「謀殺人格」的陷阱,例如上述的【審判之日】,我恐怕已經造成了對巴希無法彌補的損害。也許讀者會追問:奧爾森稱呼擁護智慧設計論者為「大笨鳥」,這也不見得很文明、禮貌吧?平心而論,「大笨鳥」這謔稱並沒有多大殺傷力,奧爾森擺明這是開玩笑,觀眾已經收到了「不應該嚴肅對待」的提示;但最可怕的是:公共廣播系統電視台一本正經地介紹多佛案,觀眾在保証了客觀真實之下吸收資訊,巴希的狹隘無知形象便永遠地烙上人心。

當一個人採用某些招數摧毀了對方的論據與人格之際,其實,他自己亦會摧毀了自己的人格。筆者深深地記取著降龍十八掌的其中兩招:潛龍勿用、降龍有悔。情願讓有些招式潛伏著,情願輸掉論據,也不要輸掉人格;若果迫不得已出招,也會帶著悔意和歉意。

2009/2/11


在原本的文稿中作者說巴希接受占星術是科學之後,控方已經露出勝利的笑容,一名讀者指出在紀錄片控方沒有露出笑容,也許筆者記憶有誤,這是無關宏旨的細節,所以我在這版本中刪去了「露出勝利的笑容」這一句。這輕微的改動本來是不足掛齒,但為免引起難以預期的事端,故特此備案。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