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會帶來道德相對主義嗎?

余創豪

不少基督徒都認為進化論與道德相對主義掛勾,例如歷史中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優生學,曾經合理化了弱勢群體受到壓迫,福音派基督徒主持的網站 moral-relativism.com 宣稱:「進化論與道德相對主義攜手並進,因為進化論主張生命是意外出現的,沒有意義和目的,所以,你做任何事都可以,終極來說是不相干。」其實,這說法並不全面,一些進化生物學家、進化心理學家、進化博奕論學家都相信進化力量帶出了普遍性道德,換言之,進化論與道德相對主義並不一定攜手並進。

豪塞爾:道德不需要宗教?

哈佛大學教授豪塞爾(Marc Hauser)專門研究識知科學(cognitive science)、進化生物學、進化心理學,他的道德起源觀與麻省理工學院語言學家喬姆斯基(Noam Chomsky)的思想一脈相承。很多年前,行為心理學家史金納相信:人類的語言是通過後天環境培養的,但喬姆斯基則認為:在不同文化中人類語言都具有共通結構,因此語言能力是與生俱來的、是普遍性的,現在主流看法是站在喬姆斯基那一邊。基於同樣道理,豪塞爾也認為道德意識是天賦的、是具有跨越文化的普遍意義的。

豪塞爾並不是空口講白話,他以假設的個案去測試不同文化的人是否會有類似的道德意識,這些個案如下:

l          一列電車失去控制,將要衝向五個路人,一名工人板下手製改變電車的軌道,失控電車撞向另外一方,殺死一個人,這名工人的行為應該怎樣評價呢?

l          一名小孩子在水塘遇溺,你剛巧經過救起他,這是什麼行為呢?

l          有五個病人危在旦夕,分別需要更換不同的器官,一名醫生把一個健康的人麻醉,跟著由他體內取出五個器官,然後移植到五個病人身上,這樣對嗎?

豪塞爾調查了一千五百人的反應之後,發現不同種族、不同宗教、不同背景的受訪者,大致上認為第一種行為可以接受,第二種是道德使命,第三種絕對是錯。豪塞爾認為:這種普遍的道德意識是長期進化的結果,我們的識知結構具有生理基礎。套用哲學術語,這是「本質先於存在」,人類道德建基於生物、心理的本質,而不是生存環境。

這測試還有另一個版本:一列電車失去控制,將要衝向五個路人,一名工人在天橋上將在旁邊一個胖子推下去,胖子的身體阻擋了失控電車繼續衝向前,他殺死一個人而挽救了五個人,這名工人的行為應該怎樣評價呢?出奇的是,大部份人接受第一個版本描述的行為,卻不接受第二個版本,這可能是間接殺人與直接殺人的分別,而這種倫理觀亦是普遍的。

行文至此,也許讀者以為在道德層面上,基督教信仰與這一派的進化論沒有衝突。其實,豪塞爾有一句名言:「道德不需要宗教。」他指出:不同宗教的人和無神論者對以上個案的反應大致相同,若果道德的基礎是宗教,那麼具有宗教信仰的人應該表現得「更加道德」、或者有不同的回應,但資料並不是這樣顯示。

驟眼看來,道德普遍主義比起相對主義對基督教帶來更大挑戰。不過,也許豪塞爾沒有充分瞭解基督教神學,遠在豪塞爾發表這研究結果的一九八九年,溫偉耀教授在【平信徒系統神學:人性論】中已經分析了人類墮落之後喪失上帝形象的什麼部分,簡單地說,基督徒是「蒙恩的罪人」,慎重的基督徒絕不會宣稱自己比無神論者更加道德。

斯卡姆:填補空隙的統計學上帝?

除了豪塞爾之外,加州大學哲學與經濟學教授斯卡姆(Brian Skyrms)也基於進化論而發展出道德普遍主義,不過,他的理論基礎是進化博奕論(Evolutionary game theory),而不是進化生物學或者進化心理學。傳統進化論強調了「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但進化博奕論側重了人類社會中的合作,可以說,斯卡姆學說是「社會契約」(Social contract)論的延伸,根據社會契約論,在原始社會中人類互相競爭,但這種無秩序狀態威脅人類生存,社會逐漸出現了約定俗成的規範,這就是倫理道德的起源。

斯卡姆採用進化博奕論的數學模式,証明了公平、正義這些觀念,可以通過社會契約式的演化逐漸形成。他最著名的電腦實驗是「獵鹿者」:假設在古代社會中獵人個別地狩獵細小的動物,他們的糧食只能夠維持短暫時間,但如果幾個獵人一起合作,捕殺巨大的雄鹿,他們便有長期的足夠糧食,可是,捕殺雄鹿並不容易,倘若對方半途放棄,回去狩獵細小動物,那麼自己便會一無所獲而餓死,換言之,這是一場賭博,這情景就是一個典型的博奕論個案。

斯卡姆通過電腦去模擬「獵鹿者」的猜忌與合作,他發現:經過很多代之後,合作模式便會形成。斯卡姆的進化模式有別於進化生物學、心理學,他沒有訴諸遺傳基因、天賦的心理結構,相反,他的理論注重人類行為的規律性、「數學性」,在數學模式、電腦模擬中能夠成立的東西,便可以當為充份的証據。

跟豪塞爾不一樣,斯卡姆沒有說自己的道德起源論可以取代宗教,但根據他的學說,公平、正義這些倫理觀念的起源,是完全可以採用自然方法解釋的。三年前筆者撰寫過一本關於統計學和哲學的書籍,在最後一章我質疑斯卡姆的進路是否屬於一種「填補空隙的統計學上帝」(Statistical God of the gaps)。一直以來,「填補空隙的上帝」這概念被用來批評基督徒護教學者:遇上什麼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便搬出上帝來填補空隙。可是,當哲學與人類經驗無法圓滿解釋某些現象時,便搬出統計學模式、數學模式,這豈不是同樣是難以令人信服嗎?

結語

讀到這堙A相信讀者已經知道回應進化論並不容易,進化論可以衍生出道德相對主義、道德普遍主義,在道德普遍主義堶情A又再分開進化心理學與進化博奕論等不同的看法。換言之,基督徒護教學者絕不可能「一劍走天涯」,若果不明白對方底蘊,有可能會「出錯招」,於是乎對方又可以抓著把柄。也許,護教學者有必要重新整理資料,例如開頭提及的 moral-relativism 網站便需要更改「進化論與道德相對主義攜手並進」這些句子。

2009.3.13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