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以賽亞和道金斯是半斤八兩?

余創豪


最近筆者參加了一個短期宣教團隊,在同一時間,我閱讀甘迺•丹尼爾斯(Kenneth Daniels )的書:《為什麼我曾經相信?一位前宣教師的反省》。 在過去丹尼爾斯是一個熱心的基督教傳教士,他獻出了自己年輕的光陰,到海外傳揚福音。但經過自我檢討之後,他認為沒有足夠理由來支持基督教信仰,因此,他放棄自己的信念。在他的書中,他為新無神論一哥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 )辯護。

道金斯以言詞尖酸刻薄馳名,舉例說,他在其名著 《上帝的幻覺》中寫道:「舊約的上帝是一個喜怒無常、殘忍嗜血、有種族清洗狂、厭惡女人、厭惡同性戀、帶有種族主義、愛殺嬰、愛種族滅絕、愛降瘟疫、狂妄自大、有虐待狂、反复無常、不懷好意的惡霸。」

不消說,基督教人士批評以上的態度,但丹尼爾斯對基督徒的反應卻不以為然,他舉出了一篇二零零七年《今日基督教》的社論作為例子:「無神論變得越來越不能包容。在過去,無神論者或世俗的人文主義者往往謙遜地寬容他們不太開明的同胞,雖然他們蔑視宗教,但他們視宗教人士為善良的鄰居。」《今日基督教》認為:道金斯等新無神論的情緒化攻擊,破壞了文明社會的和諧。

丹尼爾斯反駁:《今日基督教》只著眼於道金斯的說話態度,卻忽略了其內容,但在《舊約聖經》中,先知以賽亞之出言不遜,比道金斯有過之而無不及。《以賽亞書》第四十四章這樣寫:「他(拜假神的人)砍伐香柏樹,取柞樹或橡樹,他在樹林中選定了一棵,他栽種松樹,而雨使它生長。人用這樹燒火,他自己取些烤火。他點火烤餅,又做神像跪拜,做雕刻的偶像向它叩拜。他把一半燒在火中,一半烤肉吃飽,自己烤火說:『阿哈!我暖和了!我見火了!』他用剩下的做了自己的偶像,他向這偶像禱告說: 『求你拯救我,因你是我的神。』他們不知道,也不明白,因為他們的眼是瞎的,不能看見,他們的心不能明白。沒有人自己想想,也沒有知識,沒有聰明而能說:『我拿了一半在火中燒了,在炭火上烤了餅,我也烤了肉吃,這剩下的我豈要做可憎的偶像?我豈可向枯木叩拜?』他以灰為食,他昏迷的心誤導他,他不能自救,也不能說:『我右手中的豈不是假神?』」

丹尼爾斯說:基督徒將崇拜其他神袛視為拜偶像,但道金斯認為所有宗教都是拜偶像,因為所有神都是假的,若基督徒接受《以賽亞書》第四十四章的言詞,他們也必須給予道金斯使用同種腔調的權利,道金斯只是行使他的言論自由而矣。那些批評新無神論作者言論激烈的人,也應該批評許多聖經作者更偏激的寫法。簡言之,丹尼爾斯的立場是:聖經作者做初一,為什麼新無神論作者不能做十五?既然你不仁,我就不義。

你可能會認為筆者偏袒基督教,但我重讀了《以賽亞書》第四十四章幾遍,我仍然不覺得以賽亞和道金斯是半斤八兩。以賽亞責罵人是「 盲炳」(瞎眼),「豬頭炳」(沒有知識,沒有聰明), 而道金斯則說神是「林過雲」(殺人狂、虐待枉),「希特拉」( 有種族清洗狂 )。撫心自問,當人家罵你時,你會覺得那一種言詞更具侮辱性,更能激怒你呢?

退一步來說,縱使聖經作者和新無神論作者真的是等量齊觀,但你做初一,我是否有必要做十五呢?我當然沒有讀遍所有基督教學者對新無神論的回應,但亦算是略有涉獵,許多基督教學者都沒有採取「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態度,克雷格、布蘭廷加、麥格夫……等,都只是以事論事,我相信這態度能令真理越辯越明。其實,不論是否基督徒,這本來就是學人應有的風範。

克雷格、布蘭廷加、麥格夫等人的榜樣,令我聯想起《新約聖經•彼得前書》的說話:「因基督也為你們受過苦,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他的腳蹤行,他沒有犯罪,口堣]沒有詭詐,他被辱罵不還口,受難不說威嚇的話,……不以惡報惡,以辱還辱,倒要祝福,…… 有人問你們心中的盼望,就要常準備好答案,禮貌尊重的回答。」若果按照「聖經作者用什麼口吻,我就有權以彼之道還施汝身」的邏輯,那麼為何丹尼爾斯不鼓勵道金斯參考《彼得前書》呢?

2012.7.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