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西佛斯神話的再思

余創豪

最近參加了一位朋友的喪禮,幾位親戚也在短期內接連過身,其中一位近親的喪事,自己還要親身處理。其實,老人家健康開始惡化時,內心隱隱然已經知道要作最壞打算,可是,當時自己完全不願意跟家人討論這些難以啟齒的問題,結果事情發生時便手忙腳亂,連遺照也是臨時用 PhotoShop 拼湊出來。本來邀請了一位牧師主持喪禮儀式,後來卻因為溝通失靈而取消了。

內子對我說:「我們必須要為自己預備,現在買一個將來安放自己骨灰的地方吧!」我對姪兒說:「將來你可以幫忙嗎?我十分希望到夏威夷火山拍攝精采照片,可惜上次錯失機會,我希望你將我的骨灰灑在夏威夷火山。」姪兒問我:「你會提供機票和酒店嗎?」我笑而不答。

跟著,我開始構想怎樣草擬遺囑,我想:假若那時候自己任何器官仍然維持良好功能,就應該全部捐出去。此外,我所有網頁要由商業的 Web Hosting 轉回大學的伺服器(server),否則沒有人繼續繳交月費,所有網頁將會被銷毀,我還有一大堆儲存自己攝影作品的光碟,我將會給一位懂得欣賞的攝影師

忽然之間,我暗笑自己,即使自己的「寶貝」可以再傳幾代,但總不可能繼續流傳下去。存在主義者指出:死亡是人生最大的平等機制(equalizer),無論你是富可敵國、貧無立錐,無論你是學富五車、目不識丁,無論你是慈悲為懷、窮兇極惡,最後都是走同一條路。

其實,時間才是真正最大的平等機制,不單止任何人終歸會塵歸塵、土歸土,而且,幾十年的跨國企業、幾百年的強盛帝國、幾千年的燦爛文明,亦可以有一天消失得無影無蹤。但更加令人震撼的是,即使稱霸地球幾億年的龐然大物,也可以灰飛煙滅,已故哈佛大學生物學家古爾德(Stephen Jay Gould)指出:大規模滅絕(Mass extinction)令幾乎所有先進的、落後的、強壯的、軟弱的物種都重歸於零,他所說的「大規模滅絕」,就是六千五百萬前巨型隕石撞向地球,導致生態環境劇變,結果恐龍絕種。

存在主義者常常用薛西佛斯神話比喻人生的虛無,在希臘神話堶情A薛西佛斯受到神明懲罰,他要將一塊大石由山腳推向山頂,但每當他接近山頂時,大石就會滚回山腳,薛西佛斯周而復始地重複這種了無意義的工作。有趣的是,古爾德也採用薛西佛斯神話來作為大規模滅絕的比喻,古爾德相信達爾文進化論,可是,儘管一個族群花了幾百萬年累積演化的成果,一場大災難之後,所有成果就會由山頂滾回山腳。

但無論如何,古爾德的態度仍然樂觀,他認為並不是所有成果都完全退到「山腳」,例如恐龍絕種之後,還有其他適應了惡劣環境的生物存留下來。

信仰基督教的人對進化論保存批判態度,不過,基督徒和古爾德這類進化論者卻有一個共通點:薛西佛斯神話並不是對於人生、宇宙最貼切的譬喻。死亡彷彿否定一切,雖然連綿不斷的族群繁衍超越了個體的死亡,但是大規模滅絕 彷彿又否定了所有。然而,巨石並沒有退到山腳、重歸零點,也許,它只是回到山腰,在千劫萬劫之後,巨石終歸會座落在巔峰之上。

幾十年之後、甚至幾年之後,我一切所有都會暫時退回山腳,但我深信:自己並不是薛西佛斯。

2006.6.28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