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論斷?

丁道爾、莫爾爵士、衛斯理、布特勒主教的千秋功過、恩怨情仇


  • 余創豪

我將會說兩段歷史故事,每個故事分別有兩個主角,故事敘述完畢後,請讀者判斷誰是好人、誰是小人。

丁道爾

十六世紀時,天主教會認為沒有受過訓練的人讀聖經,會因誤解而離經叛道,所以並不鼓勵一般人讀經,英國人丁道爾(William Tyndale)卻冒天下之大不諱,要將希臘文、希伯來文聖經翻譯成英文,並且鼓吹路德派的宗教改革思想。他認為信徒有權利直接了解神的話語,而不是由教士壟斷解釋權。當時英國國務大臣莫爾爵士(Sir Thomas More)極力反對丁道爾,他批評丁道爾是騙子、假冒為善者,並且主張要銷毀丁道爾的著作,甚至要燒死丁道爾。丁道爾流亡歐洲,但最後被親天主教人士捉拿,並且因著異端罪名而被判死刑。無論如何,翻譯聖經和宗教改革並沒有因丁道爾之死而終止,反而丁道爾因其殉道而名垂千古。

衛斯理

二百年後,英國教會由天主教而轉變為安立甘宗(Anglican Church),當時上教堂的人多是中產階級,勞動階層並沒有受到教會注意。衛斯理(John Wesley)卻一反傳統,走到街頭向工人露天講道。安立甘宗的布特勒(Joseph Butler)主教非常不滿,他對衛斯理說:「假裝得到上帝的特別啟示和聖靈的恩賜,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在當時並不是人人有權講道,講道者要得到主教批准,布特勒拒絕給予衛斯理講道的牌照,他說:「我不會容許一個瘋子講道!」衛斯理沒有理會布特勒而繼續佈道,他發起的佈道運動席捲全英國,後來他創立之「循道會」,成為世界性的基督教大宗派;衛斯理和他的追隨者亦致力於推動英國監獄改革和普及教育等改良社會運動。

以上兩個故事的教訓是甚麼呢?是忠於自己原則、忠於上帝的使命,而不理會小人的批評、打壓嗎?可是,世事並非如此簡單。因為莫爾爵士和布特勒主教都不是小人!

莫爾爵士

莫爾爵士是受人敬重的文學家、翻譯家、政治家、殉道士。他受過良好的古典文學教育,曾經翻譯過不少古典名著,自己也寫過書。莫爾爵士有一股敢於干犯權貴的勇氣,英皇亨利七世在位時,莫爾爵士是國會議員,在國會中他提出削減皇室的經費,亨利七世勃然大怒,於是囚禁了莫爾爵士的父親,莫爾爵士無奈地離開政壇,直至亨利七世駕崩之後才復出。亨利八世繼承王位之後,莫爾爵士榮升為國務大臣(Lord Chancellor)。亨利八世要休妻另娶,當時英國教會隸屬羅馬天主教,天主教教義反對離婚,為了再婚,亨利八世索性跟羅馬教會決裂,宣告英國教會獨立。多數英國官員都趨炎附勢,莫爾爵士卻反對亨利八世的做法,最後亨利八世判處莫爾爵士死刑,臨刑前莫爾爵士說:「我是皇上陛下的好僕人,但我將對神的忠誠放在首位。」一九三五年教宗庇護六世(Pius XI)冊封莫爾爵士為聖人。

著名舞台劇【日月忠貞】,就是以莫爾爵士的故事為主題,其中一幕十分感人,莫爾爵士的朋友游說他放棄反對英皇的立場,他的朋友說:「我們大多數人都站在你的另一邊,你就過來我們這邊,算是陪伴朋友吧!」莫爾爵士毅然回答:「倘若有一天你在天堂,我和大多數朋友在地獄,我對你說:『你走過來我這邊吧!就算是陪伴老朋友。』那麼,你會不會選擇走過來呢?」他的朋友頓時啞口無言。

布特勒主教

布特勒主教也是非凡之輩,他是道德哲學家、辯道家、關心貧苦大眾的牧者。布特勒主教撰寫的【宗教之類比】(Analogy of religion),是備受推崇的神學著作,今天美國一些並不是由教會辦理的大學,在哲學系中也有研究布特勒倫理學的課程。自從牛頓提出機械式的宇宙觀之後,自然神論逐漸流行於英國,自然神論並不認為上帝有位格,也不主張他通過特別啟示跟人類溝通,並且事事干預。反之,上帝創造的世界是一座大機器,可以自行操作;認識自然,就可認識上帝。布特勒主教意識到自然神論的危險,他不認為只是通過自然就可以認識上帝,相反,他堅持聖經是神的特別啟示,而且人具有上帝賦予的「真正」本性,故此人的行為準則不能只「順其自然」。

布特勒主教並不是在象牙塔內的學究,其信仰與行為十分一致。布特勒的生活方式非常簡樸,他將幾乎所有收入都用在建設教會和慈善事業,他抱著來者不拒態度,幫助每一個向他攤開手的人。在某次籌款活動中,有人請布特勒捐獻,他問僕人自己還有多少錢,僕人回答:「五百英鎊。」布特勒大叫:「五百英鎊!一個主教有那麼多錢財,真是奇恥大辱!將錢捐出去,將錢送給這位先生(募捐者),他會好好用這筆錢。」

以上四位先生站在不同的立場 -- 天主教、路德派、安立甘宗、循道會,因而互相對立,但無論如何,他們各自享有不朽的歷史地位,丁道爾是聖經普及化的先驅、基督教殉道者;莫爾爵士是對抗強權的政治家、天主教殉道者;衛斯理是奮興佈道家、社會改革家;布特勒主教是道德哲學家、慈善家。他們都是君子,而不是小人。

林前四章的精神

筆者在青少年時期,曾經受過不少人的批評、奚落。有一次在教會活動中我分享讀書心得,一位長者當著其他人面前對我說:「你不適宜讀那些書,因為你還沒有成熟的眼光去判斷那些資料的對錯。」當時我的感覺,真有如一盆冷水澆下來。但無論如何,我相信那位長者並無惡意。

之後,我仍然奮力求學,目的當然不是要証明那位長者低估我的能力,我相信當日衛斯理不理會布特勒而繼續露天佈道,也不是為了要証明布特勒是錯。人,不但不應該將尊嚴建在他人的毀譽,更不宜過度地把愛恨基於人家的言行。丁道爾在受刑之前的遺言是:「上主啊!求你讓英皇開眼!」十六世紀英國皇權至高無上,莫爾爵士反對丁道爾的行動,得到英皇授權。但丁道爾並沒有咒詛英皇,而是希望英皇可以改變過來。衛斯理雖然受過布特勒的排斥,但他對布特勒所寫的【宗教之類比】,卻推崇備至。

我並非要自比丁道爾或者衛斯理,其實,有時我可能扮演了莫爾爵士和布特勒的角色而不自知。也許,曾幾何時自己對人作出批評而帶來傷害;也許,在某些人眼中我就是「小人」。

最後,讓我引用〈哥林多前書〉來作為共勉的總結,使徒保羅曾經跟哥林多教會有嫌隙,他說:「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但判斷我的乃是主。所以時候未到,甚麼都不要論斷,只等主來,他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那時各人要從神那堭o著稱讚。」(4:3-5

2003 Dec 5


參考書目

Ackroyd, P. (1998). The life of Thomas More. London: Chatto & Windus.

Kors, A. (1998). The birth of the modern mind: An intellectual history of the 17th and 18th century [Recorded lecture]. Chantilly, VA: The Teaching Company.

Pendelhum, T. (1985). Butler. London: Routledge and Kegan Paul.

Schofield, R. E. (1953). John Wesley and science in 18th century England. Isis, 44, 331-340.

The Methodist Church. (2003). History of the church. Retrieved from http://www.methodist.org.uk/welcome/history.htm on Dec. 4, 2003.

White, D. (2001). Joseph Butler. Internet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Retrieved from http://www.utm.edu/research/iep/b/butler.htm on Dec. 4, 2003.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