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是宇宙創造者與毀滅者

簡介卡南宇宙論証

載於【恩福】2009年 V.9 N.3 pp. 11-13

余創豪


引言

近年來,哲學家丹奈特(Daniel Dennett)、生物學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 等學者主導的「新無神論」陣營,對基督教批判不遺餘力,特別是基督教的創造論,另一方面,鄧肯斯基(William Dembski)、巴希(Michael Behe….. 等基督徒學者維護的「智慧設計」,卻沒有受到學術界肯定。不過,這並非是整幅圖畫,慶幸的是,基督教當中仍有具有崇高學術地位的護教學者,例如擁有神學、哲學雙博士學位的塔波神學院(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教授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聖母院大學哲學教授布蘭庭加(Alvin Plantinga)。

對「智慧設計」嗤之以鼻的人,常常執著「智慧設計論的文章不能夠在同行審稿(peer-review)的學術期刊上發表」這一點,批評創造論不登大雅之堂、基督教反智 ……,但克雷格與布蘭庭加的文章都是在頗有份量的學術期刊中面世,即使無神論者學者史密夫(Quentin Smith)也承認:「無神論者與不可知論者對[克雷格學說]的回應,相對來說有點薄弱,甚至難見蹤影。」[i]

古典宇宙論証

在這篇短文中,筆者想介紹克雷格的卡南宇宙論証(Kalam cosmological argument),這論証並不是克雷格首創,在古典護教學中這論証已出現過,「卡南」是阿拉伯文,這是希臘文「logo」的翻譯,意思是「道理」,卡南論証是伊斯蘭教融合了希臘思想,克雷格配合現代科學,再加上借助了中世紀伊斯蘭教士的分析,將卡南宇宙論証發揮得淋漓盡致。當然,學術界中有不少反對卡南宇宙論証的觀點,一部分甚至出自基督徒,筆者將會簡單地介紹其中兩個論點,但這些論點似乎未能有效地反駁卡南宇宙論証,畢竟,筆者相信卡南宇宙論証與聖經信息比較一致。

古典的基督教宇宙論証至少有兩種形式,第一種是中世紀天主教神學大師聖多瑪斯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的版本,阿奎那參考了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與伊斯蘭學者亞維斯安拿(Avicenna)的學說,提出了「凡事必有第一因」這概念,簡單地說,眼前的宇宙萬象必然有前因,這些前因之前還有前因,繼續追溯下去,便會形成了「無限倒退」(infinite regress),這種「無限倒退」在邏輯上無法成立,因此,宇宙必有起因。[ii]

第二種宇宙論証是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茲(Leibniz)的版本,萊布尼茲的推論,源於一個看似簡單、卻十分深奧的問題:「為什麼(這世界)有一些東西而不是甚麼也沒有?」(Why is there something rather than nothing? )萊布尼茲指出:任何存在的事物都必然合理地存在,這就是所謂「充分合理原則」(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由這合理存在,便可以推論出宇宙必定有創造者、設計者。[iii]

卡南宇宙論証

克雷格的卡南宇宙論証比較接近阿奎那的版本,不同之處,是他援引大爆炸論(Big bang)去証明宇宙有起點,其推論如下:

1.      任何生成的事物必有起因,

2.      宇宙是生成的,

3.      所以,宇宙必然有其存在的起因。[iv]

相信很多讀者都熟悉大爆炸論,在此我不再累贅地解釋,簡單地說,現代天文學家相信宇宙並非無限,宇宙的年齡大概是一百五十億年,它是起源自一個「奇異點」(Singularity)。對基督徒來說,這宇宙的起因當然是上帝。

克雷格繼承了阿奎那的觀點,堅稱「無限倒退」並不可能,為此之故,他反對柏拉圖主義。根據柏拉圖主義所說,在眼前的現實世界之上,還有一個超越的理念世界,在現實世界中所有不完美的東西,在理念世界中都會有完美的東西相對應,例如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圓形,但在理念世界中有。數學包含著完美世界的概念,在數學中有「無限」的概念,那麼,至少「無限」在理念中是可能存在的,這樣,容許「宇宙無限」又有何不妥呢?[v] 克雷格卻不以為然,他指出:柏拉圖主義與基督教精神並不符合,按照柏拉圖主義的說法,理念世界中那些完美的東西都是獨立存在的,獨立於世界、獨立於人、甚至獨立於神,這樣,神並非萬有之本,在創造時他也要參照那些完美的東西,但這有限的創造者並不是基督教的神。否定了柏拉圖主義之後,克雷格亦連帶地否定了「無限倒退」是可能存在的。[vi]

反駁:宇宙毀滅者

針對克雷格援引了大爆炸論去支持卡南宇宙論証,聖母院大學教授畢士(Brian Pitts)提出了兩點反駁,[vii] 首先,他認為現代物理學只是支持了宇宙是有限的,卻沒有說宇宙有起始的一刻(first moment)。這是極其複雜的問題,筆者嘗試以一個簡單的比喻說明:一條線是有限,而且有起始點,一個圓圈也是有限,卻沒有起始點。以空間來說,宇宙空間可能是摺曲的,所以可以是有限而無界,在時間上,宇宙的時間可以是有限,但可能沒有起始。

畢士第二點反駁比較容易理解,而且跟神學有比較密切的關係,畢士採用「歸謬法」(Reductio ad absurdum)推論出卡南宇宙論証不成立,所謂「歸謬法」,就是按照對方的邏輯推演出一個荒謬的結論,從而凸顯出對方的立論也是荒謬的。畢士說:

1.      基於大爆炸論所說,宇宙之生成有起因,所以必有宇宙創造者;

2.      基於現代天文學的發現,宇宙星體也會毀滅,所以必有宇宙毀滅者。

後者是荒謬的,所以前者也是荒謬的。畢士指出:「基督教描述上帝是世界的創造者、保守者、救贖者,上帝會全然或者逐漸地、局部地毀滅一個物質世界這想法,在基督教神學堶惇O匪夷所思或者極其罕見的,石頭、建築物、動物會不時毀滅,但他們還會存留渣滓,但星體毀滅卻不是這樣。」[viii]

筆者簡單地交代宇宙星體毀滅是甚麼一回事,現代天文學家發現了超新星(supernova)、白矮星(white dwarf)、黑洞等天體與天文現象。超新星是星體爆炸,太陽能夠放射光芒是因為核裂變產生能量,當一顆星燃料耗盡之後,老化的核心便會倒塌,這星體外層便會產生出超新星形式的爆炸,之後變成了中子星或者黑洞。或者,老死的星星會倒塌成質量極其巨大的白矮星,跟著發生持續的爆炸,這就是所謂「新星」(Nova)。至於黑洞,眾所周知,是極具破壞力的,任何東西超越了黑洞的撕裂地平線(Event Horizon)之後,便會被吸進黑洞堶情A永不超生。正如畢士所描述,在星體毀滅中,連渣滓也不會留下來。

「毀滅」是「再創造」?

筆者認為:採用現代天文物理學而推論出宇宙毀滅者,這並不荒謬,因此,不可以憑此說卡南宇宙論証是荒謬,為什麼呢?無他,聖經不是以創造論開始,以末世論結束嗎?主張「希望神學」(Theology of Hope)德國神學家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認為:創造與末世相輔相成,創造是一種持續的過程,它還未圓滿,圓滿的創造要等到末世的更新(eschatological transformation)才會出現。[ix]

其實,將星體毀滅納入末世論的範疇來討論,未免太過「隆重其事」,星體毀滅還不算是世界末日或者宇宙末日,筆者只是想指出:上帝同時是創造者與毀滅者,與基督教思想沒有衝突。或者,宇宙局部地毀滅,可以用地球的地殼活動作為類比,地球有熱騰騰的地心和漂流的大陸板塊(plate tectonics),因此,地球不時出現了火山爆發、地震、海嘯等「毀滅性」的災難,但這些所謂「毀滅」,其實是整個地球「保護」與「重整」的必經過程。由於地球沒有凝固,故此產生了磁場,保護了地球上的生命不受太陽風暴的侵害,奪目耀眼的極光(Polar light)便是太陽風暴與磁場擦身而過的結果。在重整方面,大陸板塊有助於碳氣的循環,細菌將碳氣帶進了深層的泥土,火山活動將碳氣再釋放出來。弔詭地說,那些地殼活動的「毀滅」,同時是「循環」或「再創造」。現在科學家對超新星與白矮星的功能所知甚少,但就整體宇宙來考慮,那些所謂毀滅,也可能與地球上某些毀滅活動一樣,具有「再創造」的意義。

結語

總括來說,克雷格的卡南宇宙論証比較與聖經的訊息一致,但筆者想強調:這並不能絕對有效地証明上帝創造世界。即使卡南宇宙論証成立,頂多只能說「宇宙必然有其存在的起因」,但這起因又是否必定是一個具有人格的神呢?而且,即使創造者是一個人格神,這是否必定非基督教的耶和華莫屬呢?故此,卡南宇宙論証只可以顯示了創造論未必與現代天文物理學有衝突,嚴格來說卻不是一個証明。最終,信仰只能訴諸信心,但無論如何,卡南宇宙論証仍然值得令人鼓舞,這論証在一流的學術期刊發表與討論,批評基督教「反智」的無神論者應該再三考慮其評價是否恰當。


 

[i] Quentin Smith, “A big bang cosmological argument for god’s nonexistence’, Faith and Philosophy 9 (1992), 217–37. 筆者翻譯了克雷格對史密夫批評的回應,請參考W. L. Craig, “The caused beginning of the universe: A Response to Quentin Smith,”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44 (1993) 623-639. Trans. by Chong Ho Yu. In Online Chinese Christian Resources. Access 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art_0003.htm

[ii] J. P. Moreland, “A response to a Platonistic and to a set-theoretic objection to the Kalam cosmological argument,” Religious Studies 39 (2003), 373–390.

[iii] 萊布尼茲的答案可說是一石二鳥,這不但回答了宇宙起源的問題,也解開了「神義論」(Theodicy)的死結,所謂「神義論」的問題,就是全能而慈悲的神,為什麼容許世界上充滿苦難。但既然現存的世界是最合理的,那麼這世界是「所有可能世界中最好的一個」(The best of all possible worlds),不然的話,這世界會更糟糕。Gregory Brown, “Leibniz’s Theodicy and the confluence of worldly goods,” Journal of History of Philosophy 26 (1988), 571-591.

[iv] W. L. Craig, “Creation and big bang cosmology,” Philosophia Naturalis, 31(1994), 217-224. Trans. by Chong Ho Yu. In Online Chinese Christian Resources. Access 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art_0040.htm

[v] John Taylor, “Kalam: a swift argument from origins to a first cause?” Religious Studies, 33 (1997),167-179.

[vi] W. L. Criag, “A swift and simple refutation of the Kalam

cosmological argument?” Religious Studies, 33(1999), 57-72.

[vii] J. Brian Pitts, “Why the Big Bang Singularity does not help the Kalam Cosmological Argument for Theism?”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59 (2008), 675–708.

[viii] Pitts, 692-693.

[ix] J. Moltmann, God in Creation. (1985) London: SCM Press: London.

2009.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