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乎尋常的宣稱?

再論新紀元與心理學

余創豪

超乎尋常的宣稱,需要超乎尋常的証明

最近【時代論壇】出現了一股關於心理學與基督教信仰的討論熱潮,筆者相信真理是越辯越清楚的,所以在此拋磚引玉。東密芝根大學社會學家突魯西(Marcello Truzzi)曾說:「超乎尋常的宣稱,需要超乎尋常的証明。」(Extraordinary claims require extraordinary proof)而張逸萍女士所作出的宣稱,可算是「超乎尋常的宣稱」。她認為「心理學家們大部分若不是無神論者,就是涉足邪術的人......那些清楚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想你們不願意接受異教思想、新紀元哲理、邪靈教導,因為這些東西不討神喜悅,所以,請放棄心理學」

敝教會的師母從事心理輔導工作,如果教會的師母牽涉新紀元哲理、邪靈教導,那麼本人應該考慮是否繼續參與這教會,換句話說,這是極其嚴重的指控,那麼,舉証責任應該在張逸萍女士身上。

張女士在【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中指出:「人本主義心理學是新紀元人類潛能運動的主力……不幸,其他沒有『新紀元』標簽的心理學,也大受新紀元污染。」在同一篇文章中,張女士羅列的例証是兩本大眾心理學書籍:【給笨蛋讀的心理學】和【白痴的心理學導論】,還有一本通俗雜誌:【今日心理學】。根據學術準則,這些坊間的書籍雜誌都不可以被採用為學術參考書目,換言之,以上舉証實在難以令人信服。倒過來說,若果我說【給笨蛋讀的神學】和【白痴神學導論】堶掬膆雈X基督教充滿荒誕的歪理,故此請放棄基督教,我相信沒有人可以接受這樣的証據。

新紀元與人文心理學在學術界的地位

心理學真的被鋪天蓋地的新紀元哲理、邪靈污染了嗎?在過去十幾年堶情A筆者從未在學術期刊、學術會議堶控腔硃L含有新紀元哲理、邪術的心理學論文或者書籍,筆者先後為幾十份學術期刊評審文稿,也從未見過類似的內容,在筆者所教導的心理學課程堶情A亦從未有學生呈交的功課涉及新紀元哲理和邪術的內容。不過,有可能筆者過於專注,沒有留心整體大局。新紀元運動對心理學的影響主要在於人文主義心理學,筆者採用new age and humanistic psychology 作為關鍵詞去搜查Academic Search Premier,結果只發現了三篇文章,採用同樣的關鍵詞搜索 Psycinfo,只找到五篇文章,而且大部分是心理學家批判新紀元思想的論文。轉換了new age and transpersonal psychology之後,Academic Search Premier的搜尋結果是零,Psycinfo 則有十一篇文章。在浩如煙海的心理學出版物裡面,以上的學術著作有如滄海一粟,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理由,可以判斷心理學已經被新紀元污染。

相反,嚴肅的心理學研究對新紀元作出了種種批判。羅洛梅(1909 - 1994)是著名美國心理學家,他同時被歸類為人本主義心理學派和存在主義心理學派,神學家蒂利希(Paul Tillich)是羅洛梅的好朋友,兩者互相影響。遠在一九八二年,羅洛梅已經發表了<給羅傑斯的公開信>,質疑人文主義心理學對人類生活的罪惡缺乏深刻的體會。五年之後,羅洛梅再次指出:羅傑斯(Carl Rogers)、馬斯洛(A. Maslow)人文主義心理學在一九八零年代中期引發出來的「人類潛能運動」,被輕蔑地貶稱為「新紀元心理學」。新紀元心理學造成了許多破壞,羅洛梅認為羅傑斯和馬斯洛難辭其咎,因為二人未能將「邪惡」這課題納入到心理學,馬斯洛對人性過於樂觀,以為「邪惡」的根源是個人所處身的文化,而不是人的內心。結果,人文心理學被攻擊為簡單化和天真,不幸地被主流心理學派排斥。

著明心理治療學家戈爾德貝格(Carl Goldberg)在二十世紀末(公元二千年)總結心理學的過失時,嚴厲地批判新紀元的屬靈思想(New Spirituality),他認為個人主義的現代文化已經過於鼓吹自我中心,新紀元的屬靈思想令這種趨勢雪上加霜,故此,新紀元無非是中產階級或者上流社會的玩意。

三年之後,謝爾登(Kennon Sheldon)威廉姆斯(Geoffrey Williams),喬伊納(Thomas Joiner)出版了一本學術著作,題目是【臨床心理學的自決理論:激勵身體和精神健康】,跟戈爾德貝格有點不同,他們沒有完全否定個人主義,相反,他們認為自決能夠令人快樂和控制自己的生活,三十年的實證研究顯示:鼓勵一定程度的自決有助於舒緩心理、生理問題,如糖尿病,戒菸,創傷後壓力,強迫症和抑鬱症。但跟羅洛梅一樣,作者清楚地指出:與新紀元掛鈎的人文心理學已經失寵,沒有被動主流的學術心理學尊重。

在二零零五年舉辦的美國心理學協會周年學術會議中,以現象學研究心理學而馳名的學者魯奧治(A. Giorgi),在接收羅洛梅獎時發表演說, 他指出:大部分心理學家都不接受人文心理學對人性的觀點,人文心理學家只是微不足道的少數群體,當時美國心理學協會有一萬五千名會員,但人文心理學的分支只有六百一十二人 。

結語

總體來說,張逸萍女士所說也有一點道理,人文主義心理學的確受到新紀元運動影響,不過,新紀元的勢力並不是好像張女士所描述,已經滲透到大部分心理學,相反,人文主義心理學因著帶著新紀元的元素而受到重挫,被主流心理學排擠,即使在人文主義心理學的陣營堶情A亦產生了對新紀元強烈的批判聲音,例如上述的羅洛梅。故此,筆者並不認為有強烈理由去支持必須放棄心理學的論調。

張逸萍女士還有其他超乎尋常的宣稱:「既然普通啟示讓人認識有神,如果心理學是普通啟示,一如基督徒心理學家的宣稱,那麼心理學家們都應該認識神,心理學家中怎麼會有這樣多的無神論者,甚至行邪術的人?」其實,社會學家、人類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數學家 …… 當中也有很多無神論者,如此推論,那麼幾乎任何學科都沒有普通啟示,那麼我們是否只能夠研讀神學而放棄其他任何學科呢?

 

2009.12.6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