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攝影美學看進化論

余創豪

進化論這個題目,已經於被無數基督徒學者和無神論者反覆討論過,今次筆者嘗試以一個比較偏僻的角度,再次探索這個題目:攝影美學與進化論的關係。

最近一期美國【大眾攝影】雜誌邀請了一群學者討論攝影美學,參與討論的嘉賓之一,是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史迪芬.平克(Steven Pinker),平克是何許人呢?在二零零四年【時代雜誌】選出了世界上一百位最具影響力的學者,平克榜上有名;一年之後【外交雜誌】亦推舉出全球一百位頂尖兒公眾知識分子,平克再次躋身於天下高手之列。

平克是無神論者,他運用進化論解釋宗教、藝術等人類心靈活動,其進路是揭開這些東西神祕的面紗,展示出心靈活動的生物學基礎。他認為人類的心理結構是通過漫長的演化過程而構成的,在原始社會堶情A我們的祖先怎樣面對生存的挑戰,都深遠地影響了今天我們怎樣思想。在藝術堶情A有些視覺訊息特別令人感到愉快,那是因為某些形象召喚起了有利於生存的聯想,例如安全的感覺、食物、生殖能力 等等。

引言似乎長了一點,那麼,到底平克在【大眾攝影】發表了甚麼言論呢?研討會主持人提出這個問題:為什麼讀者會喜歡夕陽西下的湖水、色彩繽紛的花卉、天真爛漫的嬰孩這些照片呢?平克指出:在古時候沒有自來水,尋找水源是生存掙扎的嚴峻挑戰之一,水和生存息息相關,因此,我們喜歡關於水的圖片,置業者也喜歡靠近水邊的屋宇。

筆者雖然略懂心理學,但功力當然遠遠不及平克,不過,一直以來我都參與攝影藝術創作,而且自己亦受過科學哲學訓練,在此我姑且以卵擊石地表達自己對於平克理論的懷疑。

事實上,除了水之外,火不也是人類生活的重要資源之一嗎?這樣說來,觀眾亦應該很喜歡關於火的圖片,或者會有人說,火能夠挑起人們對於破壞力的聯想,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中國四川三星堆文明被洪水全盤毀滅,美國夏威夷州、佛羅里達州、路易斯安娜州沿海的房屋,曾經多次被水淹沒,不錯,水與生存息息相關,但這種關係可以是正面或者是負面,人類對於水的集體回憶,可以是愉快或者是恐懼。我不知道平克有沒有直接或者間接的証據去支持其理論,若果平克在學術論文、而不是在攝影雜誌發表這理論,我會要求他解釋方法論和顯示數據。

那麼,為什麼人們對花卉會有濃厚興趣呢?按照「人們喜歡有利於自己生存的事物」這個說法,觀眾應該喜歡蔬菜、水果這些食物的圖片,或者山草藥的照片,遠勝過於喜歡花朵。平克這樣解釋:雖然我們不會吞吃花朵,但無論如何,花朵可以提供有用的資訊。不同的植物都具有綠油油的葉子,很難令人區別它們,不過,不同花朵的顏色、形狀則大有分別,即使是專業的生物學家亦會依賴花朵、而不是葉子,去分辨植物。此外,有大量花朵的地方,大多數都會有許多果實,換言之,花朵顯示了食物的來源,所以人們喜歡花。坦白說,筆者的即時反應是:「牽強!」除了果類食物之外,肉類也是先民重要的食物來源,那麼,當人們看見雞鴨鵝猪牛羊的照片時,美的感覺應該不下於看見花卉吧!

平克又以基因繁衍(Gene propagation),去解釋為什麼人們喜歡天真可愛的嬰兒之照片,無他,因為我們的基因需要延續下去,而嬰兒正好散發著旺盛的生命力。我不知道平克是否仔細地瀏覽過美術史才作出這個結論,荷蘭畫家林布蘭晚年的自像畫膾炙人口,在油畫堶惚o是一位飽歷滄桑、風燭殘年的老人,完全沒有任何生機可言;梵谷的【憂傷老人】,主題是一位掩面痛哭的老者;法國雕塑家羅丹不少著名的作品,都展現出垂死和痛苦,而不是生機勃勃,例如【地獄之門】(The Gates of Hell)、【加萊義民】(The Burghers of Calais)。

有趣的是,在【大眾攝影】雜誌的研討會堶情A一位名叫荷夫曼(Leon Hoffman)的弗洛伊德學派精神分析學家,仍然採用潛意識的性慾去發展美學理論,他認為人們喜歡花的形象,是因為花瓣象徵了女性的生殖器官。現在主流心理學界已經不再信任以性解釋人類行為的精神分析學,筆者大膽地預言:幾十年後,人們對於以進化心理學解釋幾乎所有人類活動的理論,也會束之高閣。

平克對於宗教起源的解釋亦是基於進化論,既然人類許多思維都是適者生存的效應,那麼,崇拜公義慈愛的上帝,是否好像喜歡夕陽西下的湖水、色彩繽紛的花卉、天真爛漫的嬰孩一般呢?宗教觀念具有普遍性,是不是生存適應的結果呢?宗教倫理又是否有助於人類社會的維繫和穩定呢?對於宗教,平克的口氣卻完全改變過來,他認為宗教對於人類生存並沒有正面的作用,宗教信仰是非理性的,這並不是生存適應的結果,而是一種「副產品」。他打出這個比喻:為什麼血液是紅色的呢?這似乎違反了適者生存的原則,因為鮮艷奪目的紅色絕對不能夠成為保護色,但生物的身體需要通過血液輸送氧氣,而血液的化學元素就是紅色的,輸送氧氣的系統是生存需要的產品,而血液的顏色則是副產品。同樣道理,宗教信仰無非是人類追討愛、健康、美好人生的副產品。

令筆者感到納悶的是:到底平克基於甚麼準則,去決定什麼是適應生存的結果、什麼是無助於生存的副產品呢?在討論為什麼人們喜歡嬰孩的照片時,平克進一步指出:觀眾除了喜歡充滿生命力的小孩子圖片外,也喜歡象徵著繁殖能力的裸照,說得更加坦白,就是色情圖片。其實,性行為的動機之一是追求快感,色情算不算是傳宗接代這主要性功能之外的「副產品」呢?色情事業當然不會鼓勵有節制的性愛,而性病傳播會危害生存,這樣說來,「副產品」、而不是「繁殖之象徵」,是否更加適合用來解釋為什麼人們喜歡觀賞裸照呢?

相信進化論的哲學家索伯(Elliot Sober)曾經尖銳地批判基督徒學者以神的旨意解釋一切,他認為這樣說了等於沒有說。但敢問一句:進化論者以生存需要、物競天擇來解釋幾乎所有的人類活動,而不適合自己的東西則歸類為「副產品」,這種任何情況下都可以自圓其說的理論,豈不也是說了等於沒有說嗎?

2007.7.1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