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何解愈反愈恐?〉

  • 余創豪


近在【時代論壇】拜讀徐承恩先生的〈何解愈反愈恐?〉,甚感欣慰。自己看過不少討論恐怖主義的文章,我覺得這是比較思路清晰的一篇。徐君跟很多反戰意見不同,他的大前提是:的確需要打擊恐怖主義,但關鍵在於採用軍事行動,還是國際情報網。在這塈皕Q從另一個角度回應:恐怖主義是什麼問題?科學哲學家羅頓(L. Laudan)說過:往住一個問題出現時,人們並不知道問題的性質,很多時候在問題解決之後,才知道那是甚麼問題。例如當科學家最初觀察到流星時,他們不知道流星出現在大氣層以內或以外,若是前者,這是氣象學的問題;若是後者,這就是天文學問題。又如從前人們觀察到月亮接近水平線時看起來比較大,可是,人們不知道這是心理學的視差問題,還是天文學問題。

恐怖主義並不是在九一一之後才有,在過去幾十年來已經困擾全球,徐君所提倡的情報工作,過去一直進行著,但套用徐君的說話,以情報反恐,只是「愈反愈恐」,九三年世貿爆炸只殺害幾個人,九年後則殺死三千多人。在九一一之前,恐怖主義被視為「治安問題」,通常美國政府對付恐怖主義的手法,就好像對付黑手黨一般,例如在一九八零年,紐約警察局成立反恐怖組,探員所受的訓練,部分是基於對付銀行劫匪的經驗。九一一之後,布殊政府才將恐怖主義的威脅定為戰爭。這種重新定位的做法,是鑑於過去幾十年情報治安的工作收效微弱而改舷易轍。那麼,到底以軍事行動反恐、警察行動反恐、還是情報工作反恐,才算是正確呢?我沒有受過軍事、警察或情報訓練,所以只能說:「沒有肯定答案。」

徐君亦質疑攻打伊拉克是否正義之戰,這是屬於國際法、政治學的問題,可惜,這方面的專家卻莫衷一是。二次大戰時,盟軍直搗柏林、轟炸東京,而不是光復其它歐洲亞洲國家之後就停火,跟著派出武檢人員定期檢查希特拉和裕仁天皇。在波斯灣戰爭之後,聯軍採用武檢這新嘗試,結果,薩達姆不單拒絕合作,並且不斷攻擊在停飛區巡邏的英美聯軍。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著名新聞從業員華達(D. Rather)在幾年前已經指出:「薩達姆永遠立於不敗之地,他縱使無法贏得科威特,但決不會輸掉自己政權;他受到聯合國的所謂制裁,但縱使不合作,你仍莫奈其何。」十一年前聯軍沒有採用二次大戰時的做法,現在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問題,這新問題是什麼性質呢?恐怕一時之間難以辯明。同樣,我不是國際法專家,所以也沒有肯定答案。

那麼,歷史能否作為當今問題的參考呢?哲學家山蒂也拿(Santayana)說:「沒有從歷史汲取教訓的人,注定會重複歷史。」然而,歷史的教訓是什麼呢?

一九九二年聯合國維和部隊在索馬里受軍閥亞德的部隊攻擊,克林頓總統以亞德違反聯合國決議為理由,出兵拘捕亞德,結果損兵折將、無功而還,不旋踵克林頓自索馬里撤走美軍,荷李活電影【黑鷹行動】正是描述此事件。克林頓的做法令美國與聯合國威信掃地,然而,索馬里對美國人並無威脅,克林頓退兵是可以理解。反戰者從中吸取歷史教訓可能是:克林頓沒有擴大戰事,否則攻擊索馬里這回教國家會惹起伊斯蘭世界反感,主戰者可能反過來說:克林頓沒有嚴厲地執行聯合國任務,以致伊拉克藐視聯合國。

在克林頓任內,一些官員提議要採取軍事行動剿滅拉丹,但遭受克林頓否決,克林頓反對的理由有好幾個,其一,前總統福特已簽下法令,不容許美國情報人員採用暗殺手段,所以頂多只可以拘捕拉丹,其二,拉丹常與家眷一起,克林頓不想在行動中傷及婦孺,但錯失機會之後,跟著就發生九一一!那麼,歷史教訓我們先發制人是正確嗎?

但是,另一些歷史例子卻剛剛相反:尼克遜擔任副總統時,他提倡要對蘇聯先發制人,這說法並非全無理據,因為蘇聯作出很多挑釁行為,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二次大戰剛結束之後,蘇聯陳兵土耳其邊境,要求與土耳其「共管」黑海;二次大戰時英美蘇都派軍進駐伊朗,防止德國控制伊朗石油,戰後英美撒兵,俄軍卻不但繼續留在伊朗,還支持亞塞拜疆分離主義者顛覆伊朗。一九四八年蘇聯欲控制德國而造成柏林危機,美國倉皇回應,其後蘇聯入侵匈牙利和捷克,美國則束手無策。但是,艾森豪總統卻拒絕了尼克遜的提議,情願後發制人。眾所周知,冷戰的結果,是柏林圍牆倒塌、蘇聯解體,人們恐懼的核子戰爭沒有發生。假若艾森豪與尼克遜真的要先發制人,現在地球就可能會瀰漫著核子輻射。

韓戰是另一個歷史教訓,當時美國的柏利(O. Bradley)將軍說那場戰爭是「在錯誤地點、錯誤時間,對抗錯誤的敵人。」不少反戰者都引用這句說話。但是,在【世界日報】的〈世界論壇〉中,一位作者卻對此有不同詮釋,他說:往往民主國家都是被動地在「錯誤時間」迎戰,失去先發制人權。

英國哲學家休謨慨嘆:「未來事件未必與過去相似。」其實,二次大戰、韓戰、美蘇冷戰、索馬里……與反恐戰爭都有相似和不相似的地方。那麼,歷史教訓我們什麼呢?

到底反恐主要是倚靠軍事行動還是國際情報網?攻打伊拉克是否正義之戰?如何制裁違反聯合國決議的國家?歷史教訓我們要先發制人、還是後發制人?當中牽涉了軍事學、情報學、國際法、政治學、倫理學、歷史……。總括來說,我十分欣賞徐文充滿諒解和理性的精神,他所提出的問題,例如美國盟邦不支持,反恐增加伊斯蘭教徒的被迫害感,都值得慎重考慮。

 

2002.11.9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講場,二○○二年十一月十三日)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