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銀孤對我的 回應         


Ø         余創豪

日前在【時代論壇】讀了銀孤先生對小弟一篇文章的批評,在此我作出回應。

首先,我十分多謝銀孤先生的批評,通過討論,我才知道自己文章有什麼不清楚的地方,籍此我才有機會加以補充。銀孤先生引發出了一個十分有趣的問題:在學術討論、研究堶情A論者之心態、動機是否可以作為分析和建立論証之材料呢?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統計學教授派思(James Press)和社會學教授談也(Judith Tanur)合著了【科學家之主觀性和祕思進路】(The subjectivity of scientists and Bayesian approach)一書,在該書中他們舉出了許多科學家怎樣扭曲資料,從而主觀地作出自己期望的結論。兩位作者毫不客氣地分析了是什麼動機,導致了那些科學家如此主觀。其中一個例子是人類學家瑪嘉烈.蜜特(Margret Mead),蜜特曾經到太平洋一個小島觀察原始部落的文化,她作出如下結論:在性開放的土著文化中,風化罪案和關連到性愛的社會問題極其輕微。可是,往後其他學者更加深人研究同一小島的文化,推翻了蜜特的結論。兩位作者指出,蜜特的指導教授波亞(Frank Boas)相信西方社會的道德規範無非是人為的,於是派遣蜜特找尋証據。換言之,蜜特研究的動機是為了支持老師的信念。

蜜特支持性開放的証據一度受到廣泛關注,有些學者甚至將讀者的動機也放入討論之中,他們指出:不少美國人厭倦的了清教徒式的貞潔、禁慾觀念,而蜜特的研究正好為性開放提供一個好像是「天經地義」的理由。同樣,這樣從動機著眼去進行批判,我認為並無不妥。

在心理學研究中,不但論者動機成為考慮其論証的因素之一,而且受訪者、受測試者的動機也會受到檢驗。很多電腦化的心理研究,都記錄受測試者的反應時間,假若一個正常地需要一小時才可以完成的測驗,一名受測試者只需十五分鐘完成,但分數卻一塌糊塗,那麼這個人參加實驗的動機可能是純粹為了金錢報酬,態度毫不認真,那麼它的記錄將會被棄置。

在政治討論中,動機也是衡量對方說話的條件之一。例如當九一一事件發生之後,不少人「義正辭嚴」地批評美國怎樣殘害伊拉克人、南斯拉夫人、巴勒斯坦人,但對於受伊拉克殺害的庫爾德人、科威特人,受南斯拉夫迫害的亞爾巴利亞人、受巴勒斯坦恐怖主義襲擊的猶太人,只是輕描淡寫,甚至不置一詞。難道我沒有理據質疑那些人的政治動機而提出反駁嗎?幾年前當北約攻擊南斯拉夫時,俄羅斯力斥北約,認為戰爭會傷害無辜。俄羅斯人和塞爾維亞人同屬斯拉夫族,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對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說:「可惜米洛維別夫(南斯拉夫前總統)是塞爾維亞人,如果他是愛爾蘭人、或者是其他人種,美俄就不會陷入僵局。」葉利欽反駁:「我的立場不是基於種族,無論科索沃事件發生在什麼地方、什麼人身上,我都會抱著和平原則。」可是,擁抱和平原則的葉利欽,在面對車臣分離主義分子時,卻毫不留情地支持在車臣採取軍事行動。種種蛛絲馬跡顯示:葉利欽反戰是出於政治、種族動機,而不是人道主義。

銀孤先生的論點是:「在辯論中,揣測別人的動機,並以此作為論點,便是正正犯了人身攻擊的謬誤。」我舉出以上例証,是指出在審查衡量人家的資料、論點時,動機分析是合情合理,只要沒有採用情緒化字眼,就不算人身攻擊。

有趣的是,李天命教授在其著作【李天命的思考藝術】(第十八版)堶掬G論石頭問題時,也將自己推測對手之心態、動機的說話寫出來:「這些人的絕對真理往往跟個人利益、面子、狂妄心態、安全感等等因素掛鉤。當他們發覺自己的絕對真理受到挑戰威脅時,就會寢食不安。」(頁一八三)我可以接受李教授推測對方動機的做法,可是他的寫法即使不算人身攻擊,也算是用字著墨有點情緒化吧!事實上,著名科學歷史和哲學家羅利.羅頓(Larry Laudan)也曾經批評一些基督徒研究科學的動機,他說,倘若一些人接受梵蒂岡的贊助,去研究怎樣推翻伽利略理論,這種研究動機值得商榷。然而,羅頓遣詞造句卻很少情緒色彩。

類此頁一八三的字句,在李教授的著作中俯拾皆是,例如他批評對方「隨口亂說」、「不負責任」(頁一七七)、「盲辯」、「胡混的言辭」(頁一八一),這種行文方式,在美國的學術討論中實在難以一見,我知道自己引出美國心理學會、美國統計學會……定下的規則時,可能會令人認為我崇洋、親美。但套用銀孤先生的說話,我們有的時候,是不是應該稍為放下自己的一套,聽聽他人的意見呢?

我的學問微不足道,但我震驚於不少外國基督徒學人的博大精深,他們的治學方法、討論態度,的確有值得效法的地方,基督教又豈是一個「封閉系統」呢?當一個邏輯學家自以為「無敵是最寂寞」、「無懈可擊」的話,我恐怕這才是封閉系統。

至於我是否「可恥」,我並不介意。我撰寫本文的動機不是為了求勝,而是為了將自己的觀點解釋清楚,更希望華人基督教能在護教學上向前邁進。

2002.3.3

 


相關文章:

從心理學看護教學
回應余創豪君之討論 ──〈從心理學看護教學〉(銀孤)
回應銀孤(張國棟)
再回余創豪君之討論 ──〈從心理學看護教學〉(銀孤)
再回應銀狐先生
回應白人君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