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義者的肺腑之言:

論道德塔拉班事件

余創豪

自從「道德塔拉班座談會」之後,張國棟先生、黃國棟醫生、關啟文教授、徐濟時先生都先後發表文章繼續討論明光社的處境,筆者一直在反同性戀歧視法這個課題上保持緘默,這並不是因為在兩個陣營中我都有朋友而不敢得罪人,而是因為自己一向認同北京大學教授季羨林的治學態度: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反同性戀歧視法這題目橫跨了心理學、社會學、生物學、統計學、法律學、政治學、哲學、神學多個範疇,這絕不可能以筆者自己一人之力而透徹研究,至於【中大學生報】情色版,我沒有機會閱讀其內容,所以不予置評。這篇文章之目的,並不是要判斷任何一方的是非功過,而是希望提議一些舒緩現在緊張局面、探求真相、甚至乎改善以後基督教團體社會關懷的可能方法。

維基百科模式

最近筆者瀏覽維基百科全書英文版和中文版關於明光社的文章,英文版的中文譯文如下:「明光社是一個保守基督教的仇恨團體(hate group 於1997年5月由高調的極右福音派信徒蔡志森成立。這個團體在香港社會通過『道德恐慌』(moral panic)散播『同性戀恐懼』(homophobia),被自由派反對者批評為『道德恐怖分子』、『道德塔拉班』。」中文版對明光社亦充滿貶意,不過措辭沒有英文版那般激烈。

筆者絕沒有意思要暗示維基百科的文章,是出自任何一位【時代論壇】的作者,我想舉出的要點,就是一個本來是可以集思廣益的平台,卻沒有發揮它應有的效用。現在一些美國大學開始採用維基科技,用來改善網上教學。相信曾經在大學、研究院深造的朋友,都經歷過團隊工作的「痛苦」,不同意見的同學,要共同撰寫一份報告,幾乎是緣木求魚,但在這個過程中,學生可以學習怎樣求同存異,而維基科技無非將團隊工作的合作與磨擦加速、深化、虛擬化。

維基百科全書設有討論區,讓不同作者討論怎樣修改文章,在2007年6月6日,一名讀者在關於明光社文章的討論區提出:「雖然我不同意這個團體的某些極端做法,但我認為這檔案有點偏差,至少這個組織不應該被歸類為仇恨團體,有沒有人會修正這篇文章呢?」可惜,兩個多月以來只有一人回應,堅持「仇恨團體」的用法是正確的,維基百科全書集體編輯的精神並沒有在此體現。

其實,集體創作比起傳統對話有更多優點,在傳統的筆戰堶情A經常會出現「講人自講」(Talk past each other)的現象,不少作者都投訴對方完全沒有回應自己提出的質疑,集體編輯同一檔案,被忽視的東西便顯而易見。

或者,兩個陣營可以考慮:共同因應著一些敏感題目,在維基百科全書集體撰稿。筆者的意見,聽起來好像是天方夜譚,事實上,法國和德國的歷史學家曾經走在一起,編寫歐洲近代歷史,德國學者會怎樣寫拿破崙呢?法國學者又會怎樣寫希特拉呢?這無疑是一項挑戰。

獨立委員會模式

集體撰稿的更進一步,是「獨立委員會」(Independent commission)的模式,美國政府有民主共和兩黨,在許多事件上難免會涉及黨派的利益和偏見。「九一一」事件之後,共和黨指責克林頓沒有認真地對付賓拉丹,民主黨則反駁共和黨將政府精力消耗在萊溫斯基案件上面,賴斯剛剛擔任國家安全顧問的時候,亦沒有重視克林頓政府給予的情報。最後,國會通過成立跨黨派的獨立委員會,力求放開成見,找出真相,眾所周知,後來委員會發表「九一一報告書」,總算對國人有所交代。

當然,這並不是仙丹妙藥,例如調查瓊斯案和萊溫斯基案的獨立檢查官,被指偏袒共和黨、憎恨克林頓。但這是技術上的問題,跨黨派獨立委員會的精神,仍然是一個有效的排紛機制。

年前明光社發表關於同性戀的調查報告後,張國棟先生和黃國棟醫生都對報告結果提出強烈的質疑,後來我曾經分別對明光社和基督教人文學會提議:既然不同人士對明光社的問卷調查有所爭議,那麼不妨成立一個由統計學者組成的獨立委員會,這些統計學者可能來自不同學派(Frequentist, Bayesian, Resampling, data mining),可能要經過無數次磋商、辯論,才可以達成研究方法的協議,這可能是用幾個方法去分析同樣的資料,但是,無論結果如何,既然是大家預先同意的方法,便要「願賭服輸」,這研究結果總比由一間大學用一種方法得出來的東西更有公信力。

美國心理學會模式

在筆者心目中,最理想的排紛機制,是香港教會可以有類似美國心理學會的研究組織。事實上,同性戀、色情刊物只是眾多具有高度爭議性的社會問題之一、二,其他問題可為數不勝數,例如種族問題一直困擾著美國心理、社會、政治、法律多個學界,1994年,兩位名為漢斯坦(Richard Herrnstein)及莫瑞(Charles Murray)的學者,出版一本名為【鐘型曲線】的暢銷書,他們指出黑人的平均智商顯著地低於白人,當中牽涉了遺傳基因的因素。不消說,這種言論掀起了軒然大波,當時美國社會就這問題爭論之激烈,比當今「道德塔拉班」事件有過之而無不及,反對鐘型曲線的一派認為漢斯坦、莫瑞用「假科學」來掩飾種族主義,支持漢斯坦的一方卻認為不能用「政治正確性」封殺科學研究。

一年之後,美國心理學會成立了一個由不同背景、不同種族的心理學家構成的研究小組,審查【鐘型曲線】的發現,研究小組發表了一份報告,題目是<智能:已經知道和未知道的>,研究小組並沒有完全同意【鐘型曲線】的結論,雖然這報告証明了黑人的平均智商確實低於白人,但同時指出:沒有証據顯示這差異是源於遺傳基因。美國心理學會的報告,幾乎是一錘定音。

1999年,美國心理學會再次發揮其領導群雄的作用,在心理學研究堶情A雖然「假設測試」(Hypothesis testing or Significance testing)已經沿用了幾十年,可是,不少心理學家、統計學家都質疑這是否正確的研究方法,有些激進者甚至主張全盤廢除假設測試,這「群雄割據」之局面,實在令人無所適從,於是乎,美國心理學會委任了 SyStat 公司創辦人威金遜(Leland Wilkinson)領導一個跨學派的工作小組,仔細地檢視正反雙方為論據,最後威金遜工作小組提出了一些建議:無需要廢除傳統統計學方法,但在傳統方法之外可以引入新的方法。當然,這並不表示從此之後心理學界天下太平,但至少威金遜工作小組的建議,成為了各路人馬共同參考的法則。

結語

以筆者所知,香港還沒有任何一個基督教機構,具有美國心理學會這種研究資源和一錘定音的公信力。但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若果基督教仍然會繼續將社會關懷視為使命之一,那麼就不能漠視訓練社會科學人才、統籌研究資源的重要性。筆者是天真的理想主義者,也許以上所說在可見將來不會實現,甚至乎永遠不會實現,無論如何,以上是肺腑之言。

2007.8.17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