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撕裂的南非

余創豪

武俠小說常用「虎背熊腰」、「目光炯炯」、「龍騰虎躍」等詞來形容身材健碩、一眼關七、身手敏捷的武林高手,這些形容詞適用於伊安,他是來的自南非的白人青年,跟我一位美國女同事結婚之後,現在已經是美國公民。

伊安說:「我自少就住在一個銅牆鐵壁的地方,很少出門,現在來到美國才可以自由地奔馳,真是大開眼界。」我以迷惑的目光,代替了說話,他微笑一下,向我知會他明白我的問題。他望著綠草如茵的後花園說:「在美國,多數房屋的花園都是開放式的,有些只有幾呎高的圍牆,有些甚是連欄杆也沒有。在南非,這個花園一定要有鐵絲網、陷阱等東西保護,在外面要設置保安哨站,人家來拜訪我,必須要先向警衛通報,並且要聲明將會在什麼時候離開,倘若過多了指定時間還沒有離開,警衛會來到我屋中查問究竟。美國人現在開始在本土受到恐怖主義威脅,但是,在南非,我們每天都生活在恐懼底下,所以,如非必要,我很少出外。」

我的目光漸漸由疑惑變為同情,我想不到,一位看來如此孔武有力的青年,竟然絲毫沒有安全感。伊安好像活火山開始爆發,他提高嗓子說:「在南非,莫說走路不安全,即使是駕駛車子,匪徒會在你停車的時候,開槍傷射殺你,然後劫走車輛。我有一個白人朋友,曾經被人綁架和毆打,匪徒甚至用一支棍子雞姦他。」我瞪大眼睛,這是何等的屈辱!他繼續說:「之後,他們全家都移民去了澳洲。現在,南非治安越來越糟糕,大量白人選擇移民他邦。」

我仍然沒有作聲,心中卻感慨萬千,曾幾何時,南非歷史,是壓迫者輪流登場的荒謬劇舞台。南非白人的祖先原是法國基督新教徒,十七世紀時,因為受到天主教迫害而逃亡到荷蘭,後來再由荷蘭遷徙到南非,可是又受到土著蘇魯族和蘇沙族攻擊,經過幾代開墾,南非白人終於安定下來,但好景不常,一八九九年大英帝國垂涎南非豐富的資源,發動了「波耳戰爭」(Boer war),南非白人或是被英軍屠殺、或是被關進集中營。一九零二年,南非白人終於向強大的英軍投降,從此臣服於英國。一九四零年代,南非白人漸漸從大英帝國手上贏取獨立,然而,曾經飽受天主教會、大英帝國壓迫的南非白人,搖身一變,卻成為了壓迫者。除了白人之外,南非還有佔人口大多數的黑人原住民,白人卻實施種族隔離政策,規定白人和黑人不可以通婚,一些職業只有白人才可以擔任。

南非的杜圖主教(Tutu)極力反對種族隔離政策,但他同時呼籲黑人不要對白人報復,他說:「在南非有些人犯下難以置信的暴行,我以最強烈的形容詞來描述這些行為:『禽獸』、『魔鬼』。但是,魔鬼行為卻不會令犯罪者變成魔鬼,一個人決不會完全失去人性,這種人性是每個人被創造時按照神的形象賦予的……大前提是,每個人都有可能改變。」

黑人民權領袖曼德拉(Nelson Mandela)在一九六零年代曾經考慮發動武裝革命,後來轉移採取非暴力革命,他被控顛覆政府而飽嘗鐵窗風味二十四年,一九九零年出獄,一九九四年參加總統選舉,竟然由前政治犯而晉身為總統,曼德拉鼓吹寬恕與和平共處,杜圖主教因而對曼德拉讚譽不已,他說:「倘若沒有他,整個國家將會因著仇恨而舉國沸騰。」倫理學家高惠亞(Trudy Govier)亦十分讚賞曼德拉:「若果寬恕能夠制止一場大規模內戰,沒有人可以說一個人寬恕得太過份。」杜圖主教和曼德拉先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不消說,黑人當家做主之後,廢棄了種族隔離政策,南非黑人政府更成立了「真相與復和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調查前政府統治之下白人的罪行,但目的只是查出真相和尋求復和,很多白人種族主義者都得到特赦。南非的歷史,彷彿打破了以暴易暴這惡性循環,成為了人類追求和平共處的典範。

然而,按照伊安的描述,理想與現實仍有很大距離,新政府的政策是一回事,人民的想法和行為是另一回事,在過去幾十年來飽受白人欺壓的黑人,現在可以採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對白人毆打、侮辱、搶掠,失勢的白人只有跑到美國、加拿大、澳洲等白人國家重建生活。法律、政策,充其量只能夠作出消極保障,真正的公義、包容、寬恕,必須要源自內心。法律可以懲罰仇殺行為,卻不可以熄滅人心堣釩諈漱黤K;銅牆鐵壁、警衛森嚴,只可以給予人身體上的安全,卻無法抹去如影隨形的恐懼感,也無法帶來彷如安躺在青草地、溪水旁的平安感。

當然,我不會抹煞杜圖主教和曼德拉的成就,基督教思想對杜圖主教和曼德拉的影響亦功不可沒。至少,現在南非的種族矛盾只是社會治安問題,至今南非還沒有發生內戰或者流血革命。反觀其他非洲國家,卻因為族群對立、連年內戰而導致生靈塗炭,眾所周知,一九九四年,亦即是曼德拉通過選舉而成為總統的同一年,盧旺達發生了五十萬人慘死的大屠殺,去年利比里亞亦由於內戰而令國際維和部隊介入,最近聯合國討論怎樣處理蘇丹長達二十一年的內戰。根據牛津大學國際發展中心史超活(Frances Stewart)教授的研究,由一九八零年至二十世紀初末,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國家,是最多人成為戰爭犧牲者的地方。相對之下,南非算是比較和平穩定,伊安和他的朋友還可以乘座飛機移居他地,而不是在聯合國難民公署的帳幕下瓢飲簞食。

無疑,現在台灣社會正面臨著族群撕裂的危機,伊安的故事,也許是一個警惕。而基督教復和、博愛的訊息,雖然是萬古常新,但在這時代就更顯得適切無比。

2004.6.1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