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

填補空隙的統計神?

  • 余創豪


創造論和進化論是百多年來一直爭論不休的題目,例如最近美國【時代雜誌】刊登了強烈反對宗教的進化論者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和基督徒科學家高聯基(Francis Collins)的對話(Biema, 2006),道金斯強調生命由上帝創造的或然率極端微少,相反進化的可能性較大。

筆者並不是神學家或者生物學家,自問沒有資格從這兩方面分析創造與進化之爭,不過,筆者對於統計學與科學哲學略有認識,於是姑且從這兩個角度進行剖析。我不知道道金斯採用那種計算或然率的方法而得出以上結論,不過,他把進化論的可靠性訴諸或然率,本身已是一個充滿爭議性的問題。

就方法論而言,到底進化論是屬於什麼性質的理論呢?這最少有三派見解:第一派認為達爾文版本進化論堶悸滿u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是一種純粹的統計學法則,自然選擇過程發生在總體或者族群中,而不是在個別生物身上(例如 Denis Walsh, Tim Lewens, Andre, 2002);另外一派則主張「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應該不是統計學法則,而是發生在個體身上的因素力量(causal power)(例如 Frederic Bouchard, Alex Rosenberg, 2004);第三派說兩者都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既是一種統計學法則,又是一種因素力量(例如 Roberta Millstein, 2006)。這篇文章將會集中討論第一派。

統計學派進化論者提出了兩個不同的情境,第一個情況是預測一條羽毛怎樣由一米高落到地上,第二個情況是一個裝滿了一千個錢幣的箱子,在當中取出五百個字向上、五百個公向上的硬幣,那麼或然率是多少呢?在第一個情況,科學家可以用地心吸力、風速等物理學定律來作為預測和解釋,有些「因素力量」決定了這一條羽毛怎樣落下來。第二個情況則純粹是關於統計學、或然率,並沒有任何「力量」促使每個硬幣字向上或者公向上,個別硬幣怎樣被抽出來在乎所有錢幣的「總體結構」(population structure)和機遇,進化論屬於後一種理論,它所關心的是物種總體、而不是個體;而且,「隨機變異」(random drift)在進化過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隨機的現象只能夠用統計學、或然率預測。

後兩派反對前者,是因為這種解釋令進化論什麼也不能解釋,此話從何說起呢?比方說,在統計學堶惘酗@個現象名叫「回歸到平均數」(regression to the mean),中國諺語有云:「人無三代富。」一個家族經過兩代大富大貴之後,第三代可能會家道中落;一對高頭大馬的父母,下一代可能會身材矮小;一隊連續贏了多次比賽的籃球隊,終有一次會表現欠佳。但是,套用「回歸到平均數」可以解釋以上現象的後果前因嗎?當然沒有。「回歸到平均數」並不是一個有「力量」的「實體」,並不是當「他」看見籃球隊連嬴幾次之後便說:「為公平起見,我要制止他們繼續勝利。」要找出為什麼那球隊在某次比賽中落敗,我們需要清楚知道那次比賽的獨特狀況,例如球員是否狀態欠佳?或者改變了一貫打法?對手球隊是否太厲害?觀眾反應是否影響了球員的情緒?比賽之前是否更換了教練?但是,統計學所關心的是總體,而不是個別情況。

如果進化論是一種統計學、或然率的法則,那麼它不應該和宗教產生衝突,基督教以一個實體、一個人格神為宇宙賦予因果解釋,而訴諸統計學、或然率的進化論,只可以描述現象。

但進化論和基督教又好像不斷地產生磨擦,筆者恐怕這是由於一部份進化論者,不自覺地將統計學派進化論演變為「填補空隙的統計神」(Statistical God of the gaps)(Yu, 2006)。長久以來,「填補空隙的神」被當成是護教學的笑柄,從前科學並不能解釋東西,基督徒便抬出上帝來填補科學的空隙,但隨著科學進步,神的陣地便越縮越小。然而,進化論者可曾想過:統計學派進化論也可能成為一種填補空隙的工具呢?

舉例說,政治學家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 1996)曾經提出「文明衝突論」,他認為在後冷戰時代,文化認同將會是國際社會的衝突之源。社會學家Daniel Chirot 反駁:文明衝突並不是無可避免(其實亨廷頓沒有說過人類難逃文明衝突一劫,不過這並不是本文的主旨)。Chirot 反對亨廷頓的論証是:不同族群衝突的原因在於有些社會比較現代化,有些則落後,但根據進化論的自然選擇壓力,落後的社會終歸會趕上先進國家,那時候文明衝突就會煙消雲散。簡單地說,這是一種訴諸統計學、或然率的預測,「儘管 X 現在並不平衡,但就長線和總體而言,進化過程終必會恢復平衡。」你可以將任何東西套入 X 堶情A任何東西都似乎得到解釋,但實際上這理論沒有解釋什麼。

筆者在不同學科堶掘g常看到類此以上訴諸進化論的「解釋」。在基督教觀念中,倫理道德、一切美善都是出自造物主,但一些進化論者這樣認為:人類總體在漫長時間中逐漸演變,終於產生了理性的社會秩序,但為什麼人類整體會選擇秩序呢?因為理性促使人趨向有利於生存的東西。然而,不論這種進化結果的或然率有多麼大,它完全迴避了探討因素力量,彷彿無法解釋的東西,就以總體、統計學、或然率填補空隙。不過,筆者必須強調,這篇文章並不能有力地反駁進化論,一套理論是否具有高度解釋力,和他的真假對錯沒有必然關係,何況,心理學、社會學意義的進化學說,無非是進化生物學的延伸,前者與後者當然不能等同。

 


參考書目

Biema, D. (2006, November 13). God vs. science. Time, 48-55.

Bouchard, F., & Rosenberg, A. (2004). Fitness, probability, and the principle of natural selection. British Journal for Philosophy of Science, 55, 693-712.

Chirot, D. (2001). A clash of civilizations or of paradigms? Theorizing progress and social change. International Sociology, 16, 341-360.

Huntington, S. (1996).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Remaking of world order. New York: Touchstone.

Millstein, R. L. (2006). Natural selection as a population level causal process. British Journal for Philosophy of Science, 57, 627-653.

Walsh, d., Lewens, t., & Ariew, a. (2002). The trials of life: Natural selection and random drift. Philosopher of Science, 69, 452-473.

Yu, C. H. (2006). Philosophical foundations of quantitative research methodology. Lanham, MD: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2006.12.1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