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諫官傳統

與以色列的先知傳統

余創豪

提起大唐盛世,人們自然會想起唐太宗的貞觀之治、唐玄宗的開元之治,但很少人會留意到這些盛世英主的陰暗面。眾所周知,李世民發動手足相殘的「玄武門之變」,殺死了皇太子李建成、齊王李元吉,其後李世民更斬草除根,誅殺建成、元吉諸子。在政治鬥爭中,往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玄武門之變」的是非功過,也許難以評論。可是,事變之後,李世民竟然佔據了李元吉的妻子。這並不是偶然一次色迷心竅,而是重複的習慣,後來盧江王李瑗造反,李世民誅殺李瑗後,將其妻納入後宮。

中國倫理觀念當然不會認同這種殺人奪妻的行為,舉例說,【水滸傳】記載西門慶為了得到潘金蓮而殺死武大郎,高衙內因著垂涎林沖妻子的美色,最後引導林沖陷入白虎節堂的佈局,【水滸傳】清楚地顯示出西門慶、高衙內都是卑鄙小人。可是,這標準似乎沒有應用在最高統治者身上。

玄武門之變之後,唐太宗起用本來服侍李建成的魏徵,升他為諫議大夫,魏徵一生犯顏直諫太宗二百餘次,但以筆者所知,魏徵從來沒有指出過太宗奪妻的醜行。貞觀十七年魏徵病逝,太宗感嘆地說:「人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見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魏徵沒,朕亡一鏡矣!」不少人引述這段說話來表明太宗胸襟廣闊,願意接受逆耳忠言,但這故事還有下文,太宗原本打算將女兒衡山公主許配給魏徵的長子為妻,並且在魏徵的墓前樹碑,以表揚其功績。但隨後太宗發現魏徵生前撰寫的諫書都留有副本,太宗懷疑其動機,於是一怒之下,摧毀了墓碑,並且解除婚約。

無獨有偶,在【舊約聖經】堶惜]記載了一段殺人奪妻的歷史,以色列的國力在大衛王朝時期達到頂峰,可惜大衛王飽暖思淫慾,有天無意中偷窺到手下大將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裸浴,在驚艷之後便想據為己有,於是指使約押元帥派烏利亞到前線作戰,跟著吩咐所有部隊撤退,令烏利亞在孤立無援之下被殺,最後大衛迎娶了拔示巴。但這故事的不同之處,是作為最高統治者的大衛,並沒有逃過審判。以色列有一個先知傳統,先至扮演著類似諫官的角色,大膽地指出掌權者的罪惡。那時候大衛的手下拿單看不過眼,但拿單比魏徵更有勇氣,對大衛直言不諱,說殺人奪妻的行為必會受到上帝懲罰。

再回頭說大唐王朝,唐太宗這種違反倫常的行為未曾受過譴責,其子孫便繼續仿效,例如唐高宗李治當太子時便與其父李世民的才人武媚有染,武媚就是後來的女皇帝武則天。太宗駕崩後,武媚被遣送到感業寺削髮為尼。李治登位後便下令武媚還俗,並且招納為「昭儀」,最後還封為皇后。唐玄宗李隆基年輕時愛上了自己的姑母太平公主,晚年時又愛慕其弟十八子壽王李瑁的妃子楊玉環,甚至乎強行佔有了楊玉環,白居易的【長恨歌】對唐玄宗與楊貴妃的關係充滿了浪漫的描寫,例如:「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說穿了,唐玄宗比西門慶、高衙內勝不了多少。

在古代文化遺產中,【舊約聖經】的獨特之處,是沒有任何人能夠不受倫理道德限制,即使是最高統治者,也要受到上帝審判,比起中國諫官傳統,以色列先知傳統的批判力道更加強烈、更加徹底。

 

2009.12.1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