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

無法抗拒的誘惑與單薄的榮譽

  • 余創豪


誰創造上帝?

「第一因論証」、又稱為「宇宙論証」,是古典的基督教有神論証,多個世紀以來,它曾經被無數基督教神學家和反對者反覆地辯論過。天主教神學之泰山北斗聖多瑪斯亞奎拿斯(St. Thomas Aquinas),曾經在其巨著【神學大全】(Summa Theologica)中淋漓盡致地發揮過第一因論証,簡單地說,亞奎拿斯指出凡事都有成因,在時間表上面不停倒退地追溯,那麼必有一個時間什麼也沒有,所以,宇宙間必定有一個「第一因」,那就是上帝。

一個常見的反駁是:宇宙論証假設了真實的因果連鎖關係(Causal chain)不可能無限地倒退,但是,為什麼在所謂「第一因」後面不可以有另一個成因?如果說上帝創造宇宙,為什麼不能追問誰創造上帝?

大爆炸之前有什麼?

熟悉筆者行文風格的讀者,都知道我素來不會正面回答這類問題,今次亦不例外,讓我先介紹一位非基督徒物理學家溫伯格(Steven Weinberg)對大爆炸論的辯詞。一九七九年溫伯格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他現任美國德州大學奥斯汀校區(U. of Texas, Austin)教授,當溫伯格在很多次演講堶探ㄟ_宇宙源於大爆炸的時候,不少聽眾卻認為大爆炸論荒謬絕倫,理由是:倘若大爆炸是時空的起點,那麼在大爆炸之前又有什麼呢?看來一定有一個時間先於大爆炸。

溫伯格舉出幾個比喻,清楚地解釋反駁者為什麼是錯:

l          憑常識來說,我們會以為任何寒冷的氣候都不可能是最寒冷,攝氏零下二十度可以再降低到零下三十度、零下四十度、零下五十度 ,但是,其實在物理學堶捧贖蚻O有「絕對零」(absolute zero)這回事,說溫度低於絕對零是沒有意義的。

l          另一個簡單的譬喻是:人們可以問在奥斯汀以北是什麼地方,可是,追問北極以北是甚麼地方卻沒有意義。

l          最後溫伯格的一個比喻相當有意思:聖奥古斯丁曾經在【懺悔錄】(Confessions)中說,質問上帝創造宇宙之前有什麼東西是錯誤的問題,因為上帝超越時空,這觀點亦被猶太教思想家邁蒙尼德(Moses Maimonides)採納。

我想強調:溫伯格並不是基督徒,他亦不支持有神論,相反,在許多演講和著作中他對基督教發表了很多嚴苛的批評,例如在一次名為【設計者的宇宙?】的演講中,他表示物理定律並不能成為顯示宇宙是經過精心設計的証據;在其名著【宇宙的最初三分鐘】(The first three minutes)中,他道出一句廣為引用的名言:「宇宙越是看起來能夠被了解,就越顯得沒有意義。」(The more the universe seems comprehensible, the more it also seems pointless.

但無論如何,溫伯格和聖奥古斯丁、聖多瑪斯亞奎拿斯至少有一個共通點:說宇宙有一個起點並不是荒謬絕倫,相反,追問時空存在之前是什麼時空、或者追問誰創造創造主,卻不是高明的反駁。

今生結束之後又是什麼?

溫伯格在【最後理論的夢想】(Dreams of a final theory)堶情A花了整整一章去討論神,題目是【與神何干?】(What about God?)他當然對有神論和宗教嚴詞批評:如果有神而這個神真的關心人類,那麼這位神好像是隱藏了自己對人類的關懷。無數物理學家努力不懈地研究和對話,現在我們對宇宙物理開始達成共識;相反,宗教家幾千年來爭鬥不休,卻引導人類走向不同的方向;歐洲停止逼害所謂巫師、巫婆,是在科學興起之後。他指出:雖然科學有巨大成就,但終歸科學不能滿足人類的宗教需求,然而,是否一個人希望有錢,那麼他相信自己將會贏取彩票獎金,就是合情合理的信念呢?

在篇章結尾溫伯格引述了一個令人回味無窮的故事,這是一個公元七百年英國修土比特(Bede)對諾森布利亞王愛德華(Northumbria King Edwin)說的故事:一個寒冷的冬夜,皇帝陛下大宴群臣,突然間,一隻麻雀由大殿的一邊門口飛進來,那隻麻雀享受了片刻的溫暖、安寧,跟著牠由另一扇門飛出去。一個人在這個世界只停留片刻,在生命之前是什麼呢?在生命結束之後又到那堨h呢?

溫伯格說:相信在今生之後還有另一個世界,是一種「無法抗拒的誘惑」,抗拒這種誘惑所帶來的榮譽,相對於宗教所帶來的安慰,就未免顯得單薄,但是,這種單薄的榮譽仍能給予人一點滿足感。

這結尾給我一種淒然的無奈感,溫伯格以湛深淵博的科學知識,回答了宇宙起源的問題,但是,他卻無法解開「麻雀飛去什麼地方」之謎。

英國文學家、基督教辯道者魯益斯(C. S. Lewis)曾經深刻地思考過這個問題,他發覺人心底堥瓣ㄠ筐死亡,彷彿,人類普遍地具有追尋今生之外還有什麼的共性。反駁者會自然想起溫伯格所說:一個人希望有錢,那並不表示他將會贏取彩票獎金。

不過,希望發達並不是普遍的人類共性。無論如何,我姑且在這比喻上繼續發揮,不錯,希望有錢的人並不一定會中彩票,但至少彩票獎金是存在的,你是否能夠中獎卻是另一回事。其實,比較貼切的比喻應該是:需要食物是人類共同的生理需要,一個生長在在非洲的饑民會一直得不到温飽,在她的世界中她從來沒有機會學習到「豐衣足食」這個觀念,但是,她相信自己世界以外必有一些衣食無缺的社會,對她來說,豐衣足食也是一種「無法抗拒的誘惑」。

對筆者來說,「單薄的榮譽」真的是太單薄了!

2006.3.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