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外如是

余創豪


自從住在澳門之後,錯過了不少在香港舉辦的藝術治動,如「中國現代著名劇季」、「誰繫故園心」和「玄心舞」……等等。不過,話又說回來,自己有許多嚮往已久的東西,一旦親嘗之後,卻有不外如是的感覺。

例如一位朋友曾借錄音帶給我聽韓德爾 Handel)之【彌賽亞】(Messiah 的一小段,當時真有非凡神曲之歎!後來香港大會堂上演全首的彌賽亞,我馬上撲去傾聽,可是聽了不到一小時,我已經有另一種「非凡」之感受––悶到魂在九霄外;還有歌劇【浮士德】 Faust),舞劇【天鵝湖】(Swan Lake),我也是撲去買票,飛奔入座,「俯首」欣賞,睡目離座。

在讀書方面也有同樣的感受,記得第一次看基督徒心理學家高聯基 G. R. Collins 之【心理學的重建】(The Rebuilding of Psychology),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後來再買多一本【心理壓力︰成長的動動力】來看,卻令我昏睡得「五體投地」;又如初看釋經學者巴克萊 W. Barclay 的【希伯來書注釋】時,真是愛不釋手,但再讀其【羅馬書註釋】時,卻是脫手而後快。其實,這不是那些作者的問題,而是我自己有問題。

梁燕城博士歸信基督之前曾醉心彿學,他說自己在參禪中曾有神聖、莊嚴的感受,但這種出世脫塵的感覺,卻也是稍縱即逝。

「不外如是」,人為甚麼會有這種心態?也許,「樂莫樂於新相知」,但新相知之後,感情便開始褪色。

藝術、學術、宗教和情感,雖有很高的價值,然而仍逃不過「淡出」、「折舊」的宇宙規律。那麼,人去追求價值又是否枉然呢?我發現到:追求的東西會消逝、淡出,但「追求」本身那種不死的熱望、不衰竭的生命力,卻是歷久常新。

天下間沒有所謂「靈光一閃」,也沒有所謂「一瞬即是永恆」,生命力之豐富、壯大,是從無數「不外如是」、平凡無聊之中去培養、浸淫,只怕生命之枯萎,不是在暴雨烈風下(這反而激人奮發),而是在「不外如是」中。

 

(原載於「琱氶v 一九八六、五)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