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封面照片是我在美國德薩斯州達拉斯城拍攝的,一叢紅葉爬出磚牆,好奇地窺看我這個異鄉人,我直覺地舉起相機,捕捉了這人間艷陽,春去秋來、一榮一枯的紅葉,就這樣在數碼世界中永琣s在。封底照片是我到亞歷桑那州郊遊時攝下的。自然,以億萬年的耐性,雕鑿了這色彩斑斕、充滿幾何美學的洞穴,躺臥池畔,仰望洞心,在繁囂城市生活下的侷促心靈,突然飄進了悠悠無極的宇宙博覽館。藝術,就在生活中,生活,也在藝術中。

「藝術並非只在象牙塔中,而是遍佈於日常生活堶情A一草一木、一磚一瓦、一山一石、一幅廣告設計、一首流行歌曲、一張雜誌封面的照片,都可以是上乘藝術。」以上已是老掉牙的話。然而,這只是一個理想,藝術彷彿仍有明顯的界線,一些人仍是苦苦地捍衛藝術的「藝術性」,在今天,你可能還聽見人們說:「記者的新聞文學、報紙的專欄文章,並不是真正的文學;攝影作品、電腦繪圖並不能跟油畫、雕塑相提並論;只有古典的亭臺樓閣才有美感,高科技產品沒有詩意。」這種狹義的藝術,主要是將藝術當為一種產品,正如美學家蘇珊朗祖(Susanne Langer)所說,什麼算是藝術,是基於傳統接受那些產品,例如油畫、雕刻……。哲學家保羅威斯(Paul Weiss)索性列出一張清單:建築、雕刻、繪畫、小說、詩歌、音樂、舞蹈……,觀賞者只需憑產品名稱決定什麼是藝術。不消說,你會認為這定義太重排他性。

另一方面,「藝術」一詞的用法卻又十分廣泛,幾乎凡是有創意和靈活性的東西,都可以叫做藝術,例如管理學大師提倡「管理的藝術」、心理學家弗洛姆(Erich Fromm)著有【愛的藝術】,【孫子兵法】的英文譯本,題目是【戰爭的藝術】(The art of war)。「管理」、「愛情」,都沒有實質的「產品」,而戰爭的後果相當可怕,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又有甚麼藝術性的美感可言呢?換言之,這種廣義的藝術注重創造和靈活駕御這過程。如此說來,人生中幾乎所有東西都可以是藝術,可是,這定義又未免太籠統和空泛吧?

我並沒有萬丈雄心去解決這問題,其實,莫說應該如何界定所有藝術,即使在文學這項公認的藝術堶情A文學的界線已是爭論不休的難題。二十多年前,劉紹銘教授在香港中文文學周演講時打趣地說:「有人提出純文學,那什麼是不純的文學呢?」

曾經想過要將本書定名為【與生活一起的藝術】,或者是【藝術化生活】,在前者「藝術」是名詞,在後者「藝術化」是動詞,藝術不單是「產品」,也是「過程」,以名詞或者動詞來表達藝術,都無法涵蓋藝術既是產品、亦是過程的豐富特質。後來太太提議:何不改為【與生活一起藝術】,省去「的」字,「藝術」就涵蓋名詞、動詞、產品、過程的意義。

這本散論式的小書,零星地記錄了我二十多年來在藝術之路的探險,我在大學第一個主修是傳播理論學系,我經常在報章發表文章,但有一次一位朋友看過我的文章後說:「我想閱讀真正的文學。」自己第二個主修是美術,專門是電腦繪圖和攝影,有一次自己把相片給予一位畫廊負責人評鑑,希望可以獲得展覽機會,但她回答:「這個畫廊只是展覽專業藝術品。」後來,自己在電腦方面發展,有趣的是,不少攝影師都受過傳統藝術家排擠,可是,數碼攝影漸漸流行之後,採用傳s膠卷的攝影師,卻認為電腦影像並非正宗攝影藝術。上了研究院進修之後,自己的興趣轉向哲學和心理學,於是開始以哲學中的美學(aesthetics)和心理學理論分析藝術,我雖無驚人洞見,但也感到豁然開朗、其樂無窮。不過,我卻發現另一個有趣的現象:一些人以為,沒有從事藝術創作,才能夠以一種超然事外的客觀態度研究美學,而藝術家卻「不知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藝術仍有高下長短之分、正道旁門之別,又豈是脫塵出世、清高淡泊呢?

在這塈畯n感謝教導我美術史的歌樂克(K. Crocker)教授、帶領我認識電腦繪圖的祈理士(W. Kelley)教授、幫助我研讀美學的奇地(D. Cady)教授,還有在香港、澳門常與我討論文學的鄭妙珊小姐、林佐瀚先生、吳淑鈿教授、陳德錦教授,與及對我鼓勵不絕的王仕卓前輩、關慈安前輩。此外,【澳門日報】的湯梅笑小姐、【中央日報】的宋雅姿小姐、【世界日報】的孫靖洋先生,給予我無數次發表的機會,在此我衷心致謝。最後,內子與家人對我的支持,是這本書能夠面世的重大因素。

 

余創豪 asumain@yahoo.com.hk

二零零三年七月



目錄

 

第一輯:文苑英華

 

十二

文人多大話

十七

中國詩詞與侯斯頓太空總署 

二十

中西典故

廿三

明褒暗貶、表彈裡讚

廿六

美國總統的名言

廿九

粵曲與詩詞

卅一

科學論文的修辭

卅四

昇華、逃避與合理化

卅七

天堂與地獄

四一

衛斯里小說與【聖經】

四四

溫柔敦厚與和平之子

四七

+ 裁 = 才

四九

找題材與隱私權

五二

生活流水

五六

手中無筆,心中有筆

五九

蒸籠與砧板

六二

唐詩與心理學

六四

國語、臺語和廣東話

六七

泛舟

七零

學術研究與文學創作

七二

散文 -- 心靈的解放

七四

小說與電影

七六

我是電腦硬碟

七八

寫作學的衝激

八B

聖劍與魔劍

八二

新聞寫作與文學

八四

自我

八七

櫻花與學術

九B

明示與默會

九二

文字的靈活運用

九六

咬文嚼字與差不多先生

九九

望文生義

一零二

由原子彈說到不以人廢言

一零四

折花

一零七

濃得化不開的悲劇

一一零

阿Q精神

一一三

雅俗共賞

 

第二輯:丹青妙思

 

一一五

俄羅斯東正教藝術

一一九

世外高人

一二三

不知所云

一二五

壓縮藝術?

一二八

賊贓博物館?

一三一

月球石

一三四

獨立藝術可能嗎?

一三七

限期

一四B

不分文化國界的藝術

一四三

假如那是假的

一四七

假中帶真

一五零

青豪一派

一五三

國畫與我

一五五

缺陷與圓滿

一五七

與生活一起的藝術

一五九

神秘而美麗

一六一

高級小販

一六四

從限制去鑑畫評文

一六六

知行並重

一六八

社群藝術

一七零

為名利而藝術

一七二

生命的延續

一七四

漫談人體藝術

一七六

文字與視覺藝術

一七九

美術與文學

一八一

畫的空間

一八三

油畫隨感

 

第三輯:浮世獵影

 

一八五

電腦產品不真實嗎?

一八八

我佩服的史格烈

一九零

花果飄零之嘆

一九二

向前望的藝術 -- 攝影

一九四

攝影美學略談

 

第四輯:歌聲淚影

 

一九七

七分鐘的永

一九九

一九八六年的光輝

 

第五輯:生活藝術

 

二零五

花園記

二零八

石頭記

二一一

枯玫瑰

二一四

偶然的交會

二一七

片刻的閃光

二一九

最大膽的創作

 


Navigation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