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白人君

 
白人先生在【時代論壇】中先後兩次回應拙作〈從心理學看護教學〉本文是對白先生的回應。:


回應余創豪君之討論 ──〈從心理學看護教學〉
對余創豪先生就學會Regulation的回應

限於時間,對於白人先生的批評,我只能作簡短回應。為什麼如此簡短呢?也許我需要另外七個月時間去翻查大學三年級已採用的美國心理學會手冊。

白人先生說:「站在余先生的護教立場來說,把梁燕城視為基督教真理的代言人的想法是非常不智的。」我在那婸★L梁燕城的思想代表基督教的真理呢?相反,我在其他文章中曾經批評梁燕城(http://www.creative-wisdom.com/education/essays/on_special/two_side.shtml)。白人先生又說:「作這樣宣稱的人,是不是有一個隱藏假設,就是在這些學會中的博士及專業人所定下的規則,要比聖經更可信,更有理據,要不,在討論有關神的問題時,便不會急忙訴諸世俗的學會規則作最後依據了。」我又在什麼地方說要以世俗學會規則作為「最後依據」呢?神學家撰寫論文,亦要跟隨學術期刊規則,但這並非表示他們以世俗學會取代聖經,作內容上的最後權威。我相信白人先生只是沒有細心閱讀拙文,而不是有意憑空捏造罪名。

白人先生對我作出這個要求:「我們要求余先生盡一個誠實和負責任的作者的本份,在提出指控前,認真詳細列引李天命文章中所謂反基督教的情緒化句子(包括文章出處及頁數),哪怕是一句也好!當然,我認為余先生是找不出來的,要不然他不會老早把李天命反基督教的證據示於人前。」

李天命先生在其大作【李天命的思考藝術】中指出:「當我們接到傳單通知『我們相信三位一體的上帝就能上天堂,不信就要下地獄』的時候,在決定信不信之前,我們似乎也有需要首先釐清一下『三位一體』是什麼意思。」李天命先生的問題十分公平,但是在下面他說:「碰到諸如此類的質問時,一種常見的回應就是教訓人:「不要問,只要信!不要用理性去分析!相信了然後就能明白。」……倘若有人叫你相信『六位一體,亦父亦子亦孫亦精亦靈亦魂的超上帝』,你問他那是什麼意思,他就叫你『不要用理性去分析,先相信了然後就能明白』,你認為這種回答站不站得住呢?」(頁一零三至一零四)

首先,我不抹殺有些反智的基督徒會這樣回答三位一體的問題,但是歷世歷代亦有無數學富五車的神學家,提供理性的答案。李教授的做法未免是醜化了基督徒。跟著他以誇張的「六位一體」,進一步強化了基督徒非理性的形象。當然,李教授沒有提過那種人是基督徒,而且「六位一體」是用設問句提出(倘若有人),但觀乎上文下理,我相信任何公正的學者,都認為那是不公平、並且是情緒化的寫法。

試想像,如果我批評進化論時這樣寫:「生物學家要求我們相信物種之特質(character)可以通過進化而繼承、改變,那麼我們就需要問:什麼是物種之特質?GunterWagner的書蒐集了二十幾位專家的意見,仍然無法定義什麼是物種特質,到底什麼在進化?一種常見的回應就是教訓人:『特質就是特質!不要問,只要相信科學,科學在不斷進步中,現在沒有答案,將來必有答案。』倘若有人叫你相信不單生物特質在進化、整個宇宙特質都在進化,你問他那是甚麼意思,他就叫你『不要質疑科學,現在沒有答案,將來必有』,你認為這種回答站不站得住呢?」當然會有迷信科學者這樣回應,但是,如果我如此描繪科學家的形象,這是否情緒化呢?這是否公平呢?

坦白說,我認為李教授的寫法帶來很多負面影響,我對李教授的心理評估並非是信口開河。看一看李教授支持者的思考藝術和寫作方法,我就更加相信自己原來的看法。(但平心而論,我的見解是基於李教授的舊作,我還未有機會拜讀李教授的新作。)

現在我撇開寫法問題,討論其內容吧!李教授的邏輯,似乎局限在 exclusive:若甲是聖父,甲就不能同時是聖子、聖靈。物理學家兼神學家約翰白金漢(J. Polkinghorne)曾經跟隨物理學大師保羅達里(P. Dirac)學習量子力學,白金漢說:有次在課室中,達里將粉筆折成兩段,然後他把一段放在左邊,一段放在右邊,跟著說:以傳統物理學而言,一段粉筆在這堙A一段在那堙A但是若果粉筆是電子的話,那就沒有所謂「這堙v、「那堙v,電子可以同時處於在「這堙v和「那堙v的狀態。量子物理可以容許這種混合狀態,而傳統世界則是「非此即彼」。愛因斯坦說得好:科學的最高結構超越表面的感官經驗。當然,量子力學與三位一體之關係只一個類比,前者不能証明後者。但至少我們知道,宇宙中並不是只容許我們能夠經驗的存在狀態。

有關白人君的其他指控,我實在沒有時間一一細辯。我以真姓名示人,在我的網頁中(http://www.creative-wisdom.com/)亦介紹了自己的背景、展示了自己的文章,我是否「學識淺溥,個人修為未足」「色厲內荏」、「勇於責人寬於待己」、「憑空捏造罪名」,相信瀏覽我網頁的讀者自有公論。我知道白人君不喜歡我的「動機論」,但是我仍要指出:以白人君現在的心理狀態,即使我再舉出更多論據、例証,我相信我仍然無法說服白人君,這樣討論下去亦不會有什麼結果,請恕我就此輟筆了。

2003.1.27


相關文章:

從心理學看護教學
回應余創豪君之討論 ──〈從心理學看護教學〉(銀孤)
回應銀孤(張國棟)
回應銀孤對我的回應
再回余創豪君之討論 ──〈從心理學看護教學〉(銀孤)
再回應銀狐先生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