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topics of my Chinese essays

 

石頭記
旁觀不語,舉手不回
煩惱鐘聲
忠奸之辨
急症室
高瞻遠矚?
枯玫瑰
由外星人想起……
寒微的工作
歸隱
名相
限期
決不回頭
與世無爭
先知
滄海桑田
不可能變成可能
一台戲
群體的責任
不知所云
告票與老子
超平等
一九八六年的光輝
身不由己與心不由己
何必偏偏選中我?
月球石
不戰的棋手
錢幣
折花
摔跤
征服
另一種文化大革命
反淘汰
別樹一幟
偶然的交會
回首
“老”朋友的話
所謂價值相對
選擇性的正義
粉碎了的偶像
不求名利可能嗎?
我不是尼采
畢業典禮攝影後隨感
群體的錯誤
再創業更難
不朽
噩夢
做人要「過癮」
無愁
嚴肅
快樂
怪醫
悼譚美
七分鐘的永恆
荒謬的感覺
自相矛盾
英雄的生與死
無名英雄
命運電腦
邪惡的動物
本來美麗的誤會
超越自己?
頭腦簡單
花般的愁緒
暴雨
只怕萬里天地窄
道家的智慧
不以成敗論英雄
批評的批評
外力
「余氏定律」
不外如是
全力以赴
擂台
可真能對歷史無動於衷?
由孫中山想到「完人」
等待
藍魔鬼
由原子彈說到不以人廢言
土星在那堙H
孫悟空的毛髮
反霸權
我不能反省
由藍色美沙說到生活的消耗
雞眼與生命力
浪費紙張的文章
樂天而不知命
講人自講
孤獨的守望者
由吃飯說到傳統包袱
錯誤的組合
也談破譯無字天書
從美國DO發展的歷史來看中醫的前途
不要英雄
切割愛因斯坦、牛頓的麵包
蒂芙尼的感動
似曾相識的電影情節:【烈風與雄獅】和【漁夫的腳蹤】
吃馬鈴薯的人生大道理
不公平的世界
平價的尊嚴:玉龍山之旅
懶人的偷懶心得
互聯網與貝魯特
名牌效應?
尾巴搖狗
希望知道自己做什麼
領袖質素的迷思
孤峰觀星記
第二的格蘭谷
空軍一號
日理萬機的大忙人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的光環
踐踏巨人的巨人
只有遠像宏觀:鐳射手術後的煩惱
由兩位神童說到星月爭輝、浮生變幻
失敗大逃亡:二次大戰鮮為人知的故事
由彗星撞地球談到天才與人才之別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冥王星的故事
火浴的鳳凰與柔和的星光
未見官先打八十
出自控方律師的辯護
代罪羔羊的「制度」
反霸權情意結
白天鵝、黑天鵝、灰天鵝、野天鵝:盡信專家不如無專家
我是科學怪人
捨卻自家無盡藏,沿門托鉢效貧兒:美好生活,就在自然
「第三者」蓋過原創者
普郎克神話與年青的土耳其人
死亡谷的傳說與謊言
李約瑟問題:論僥倖、不幸與反省
由「橙色密碼」說到「公孫布被」
「波浪」迷航記
春花秋葉何時了?
清明節與復活節:念母親
真正的重量級冠軍
千里馬可以拒絕伯樂
被逼改變的行文風格與生活方式
善泳者溺:最好並不是最好
煮到來就食:忽然變專家
土桑的巴里奧:化腐臭為神奇的人造地標
世界是焦油陷阱:踩者自沉
藍色美沙的滄海桑田
寧要粒子,不要銀紙:借鏡帕洛瑪與噴射推進實驗室
自由社會的反自由:終身制的故步自封
珍惜眼前:皮特鎮附近的世界級景點
沒有成為世界遺產的蘇派村瀑布群
野攝影師的黃昏
何處可找到非西方的觀點?
「力爭上游」與「力爭下游」
河岸保護區中深藏的驚異
攝影機看不到的
攀登險峰的自豪與謙遜
沈睡七十萬年的驚艷:熔岩河洞穴
失去了一整天的照片之後...
沒有開始,就沒有結束:托恩托自然橋
國際熱氣球節的驚喜
紅月亮
一條難以跨越的鴻溝:巨型麥哲倫望遠鏡之反思
格雷厄姆的經驗: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通往國家紀念地的漫漫長路
真正的藍峽谷
愛倫坡和蕭伯納的運氣
在史蒂夫喬布斯之外
日環食與金星凌日:我不在「現場」
菲爾普斯之成敗帶來的的啟示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