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教
語理分析是否絕世武功?
回應余創豪之語理分析是否絕世武功?(SC)
回應SC的回應
SC的再回應與余創豪的再回應
從統計學看護教學
從研究方法論看護教學
回應余創豪君對梁、李對答之討論(張國棟)
從心理學看護教學
回應余創豪君之討論 ──〈從心理學看護教學〉(銀孤)
回應銀孤(張國棟)
回應銀孤對我的回應
再回余創豪君之討論 ──〈從心理學看護教學〉(銀孤)
再回應銀狐先生
回應白人君
淺評錢穆的【略論中國宗教】
正反雙方:評吳宣倫與梁燕城
馬隊挑戰鐳射砲:評福音小冊子的錯誤
評余創豪《馬隊挑戰鐳射砲》一文(基要書室)
打開門戶、面向世界:回應評余創豪《馬隊挑戰鐳射砲》一文
由十七、十八世紀英國反三位一體論反省聖經與傳統之關係
基督教反對理性嗎?
基督教源於歷史還是神話?
薄弱的証據是強烈的証據:基督教福音書的歷史性
由宇宙開始說到生命結束:無法抗拒的誘惑與單薄的榮譽
道金斯可以建造更加美好的世界嗎?
聖經歷史批判運動的挑戰與回應
聖經作者、陸機與陸游
「好書」仍然是「好書」:論普拉茲的聖經批判
神會進化嗎?
進化心理學怎樣解釋宗教?有斷估,沒有辛苦?
死後生命:人的投射、神的啟示?
曲終人散,這有什麼意義呢?
宗教是否使人更非理性?
聖經創世紀抄襲古代近東神話嗎?
懷疑精神:所有人應有的共同標準
所有人都應該成為不可知論者嗎?
基督教不是一言堂
上帝是一個藝術家,而不是工程師
新無神論運動:在珍珠港事變後轟炸墨西哥
古舊的矛盾:岩石和辣捲餅
神存在的概率和奧運會評委
使徒保羅有癲癇症?
上帝是美國中情局特務或朝鮮獨裁者?
考古證據肯定了聖經故事是神話嗎?
大尺碼而「低效率」的腦袋:偽裝的祝福?
宗教病毒?宗教進化?
信仰的本能是相信童話故事嗎?
信仰的本能是一種幻覺嗎?
基督教殉道精神導致暴力傾向嗎?
踢館是否要挑戰絕頂高手?新無神論勝之不武
盲人討論顏色:丹尼特攻擊基督徒的非理性
神學是赤裸的皇帝嗎?
基督徒也可以持懷疑態度:聖經啟示錄到底說什麼?
X檔案和信仰上帝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以賽亞和道金斯是半斤八兩?
基督教和其他神話雷同之處
如果宇宙是一齣星空奇遇記的電影……
人類為什麼有宗教?是自然本能的謬誤嗎?
舊約聖經比漢謨拉比法典更優越嗎?
人算什麼?聖經故事、蘇美爾傳說、希臘神話之差異
歷史與神話互相衝突嗎?
人創造了神還是神創造了人呢?
混淆了描述和判斷:在舊約聖經中離奇的性行為
普渡大學一場壓倒性的辯論
開放關係優於一夫一妻制嗎?
神的病毒和防病毒軟件
舊約中的神和波士頓爆炸案
從歐洲的世俗化,我們可以學到什麼?
都是後現代主義的錯嗎?
淺評基督教經典:魯益斯的【完全基督教】
人們有充分的理由去拒絕宗教嗎?
新無神論的崆峒派七傷拳
基督教是否導致高企的少女懷孕率?
第一個宇航員在外太空聽見了什麼?
以賽亞書第53章告訴我們什麼?公我贏,字你輸
讓世界更美麗:扮演上帝的角色
耶穌黃金法則的限制?
衰老:偽裝的祝福
聖經中自相矛盾與無聊的經文?
最好的辯護是不需要辯護:耶穌基督是完美的典範
天主教
我對天主教之認識
回應【我對天主教的認識】(keyperson)
遲來的道歉
天主教的“合一教理”
天主教與基督教對歌白尼、加里略之態度
古今神話:幾千年猶太人的哀歌
沒有宗教改革,就沒有梵二會議
所有信徒都去了科羅拉多:美國福音派與天主教的異同
基督教與文化
基督教文化在那裡?
基督教精神與平等主義教育
由第四次大醒覺說起
回應對第四次大醒覺的回應
東正教理性傳統的啟示
偽書、中國文化、基督教
韋伯是否仍然活著?再思基督教信仰與經濟
福音派神學之前景:怎樣打破諾柯與金博羅的歷史循環?
泛科際整合與活水江河的基督教
仙女下凡與道成肉身
末世大迷惑?誰迷惑了誰?
超乎尋常的宣稱?再論新紀元與心理學
中國的諫官傳統與以色列的先知傳統
基督教侵略了文化和語言嗎?
先進的古代文明禁止謀殺嗎? Advacned cultures
聖經和中國傳說中的人神相遇
Chinese mythology
宗教與科學
人的地位與萬物有情:再思天主教之宇宙論與人觀
米高.巴希對進化論的挑戰
從創造與進化看宗教與科學之「衝突」
再思封閉系統
科學與宗教的客觀和主觀
發掘真理的傾向?
回應余創豪之發掘真理的傾向?(SC)
伽利略學說與天主教神學的衝突:誰是糟糕的神學?
「填補空隙的上帝」是基督教護教學的笑柄嗎?
反思現代宇宙論和傳統創造論
護教學的危機:智慧設計論和統計學的結合
方舟事件的啟示:真理不是甚麼也可以
陣痛後的治療
過盡千帆皆不是:尋找挪亞方舟的研究傳統和研究綱領
彭羅斯對基督徒的啟迪
「典範轉移的典範轉移」:由科學哲學聯想到福音派神學
哲學家、科學家的謬論
不智慧的智慧設計爭論
「打死馬」:再論進化論、創造論之爭
基督教與精神病毒:論道金斯
進化論:填補空隙的統計神?
什麼是科學?
進化論者對創造論的大包圍
對比道金斯與戴維思:宇宙頭獎之謎
從攝影美學看進化論
對基督教「不利」的科學
基督教的尷尬:生命起源的誤引
達爾文二百歲冥壽有感:是適者生存還是奇蹟出現?
丹奈特的圖靈機:生命起源與思想結構是非智慧嗎?
外星文明、另類生命:宇宙命定論與機遇假設分庭抗禮
進化論會帶來道德相對主義嗎?
上帝是宇宙創造者與毀滅者?簡介卡南宇宙論証
達爾文主義與無神論必然掛鉤嗎?
非常大陣仗:另一種超時空接觸
數學可以證明沒有神嗎?
精彩、驚人、美麗、激動人心、非尋常和充滿智慧的宇宙
你會被同化,抵抗是徒勞的:生命形式的戰爭
我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嗎?驚人假說的爭論
相信宗教?接受科學事實?
誰的偉大設計?
霍金震撼,早已面對
道德景觀:真理就在那裡
浩瀚無涯的宇宙是驚人的浪費嗎?
宏大辯論:我們的道德基礎是什麼?
最簡單是否等同於零?什麼是宇宙起源最簡單的解釋?
宇宙會有其他生命形式嗎?
生命可以源自非生命嗎?
新無神論運動的步步進逼和基督徒自願放棄陣地
人體是一個糟糕的設計嗎?
牛頓、歌德、濟慈眼中的顏色
我們可以從天主教和猶太教學者身上學習如何應對新無神論嗎?
科學的基礎一定是唯物論和自然主義嗎?
科學家發現了終極的自然定律嗎?
牛頓不會是牛頓,如果……
懷疑論,不可知論,無神論
皇帝的新衣:新無神論的科學方法
沒有指揮官也有秩序的神話
我可以說「不」 嗎?自由意志的辯論
必須在超自然現象或科學規律之間作出選擇嗎?
為什麼是有而不是無?什麼是宇宙的零假設?
對晚霞最自然的反應是什麼?
前科學語言是否反映宗教的無知?
「沒有上帝,沒有天堂,沒有來世」:科學證明了這一切嗎?
科學可以重建歷史真相嗎?
抑鬱是藝術家的專利嗎?
自然主義是科學研究的唯一途徑嗎?盧瑟和林華的辯論
鹹魚擺地攤:我們可以調和科學與基督教的緊張關係嗎?
基督教可以豁免於科學驗證嗎?
我很謙虛,但我為此而驕傲:論懷疑主義
沒有思想的盲目進化?
「眾星要從天上墜落」:耶穌沒有科學知識嗎?
Science of Jesus
基督教福音派真的反科學?我們可以拋開成見嗎?
Anti-science
美國「科學人」的警告
Science Guy: Bill Nye
從太空梭說到宇宙無限
Space Shuttle
艾薩克•牛頓可以取代耶穌基督嗎?
Newton
你可以從文學,藝術或宗教學習到知識和真理嗎?
Newton
外太空攝影的真真假假
Newton
情人眼裡出西施的護教學:約伯記預測了宇宙膨脹、暗物質、暗能量嗎?
Newton
基督徒科學家有思維能力嗎?
Newton
新無神論者嚴重的錯誤:不是所有基督徒都照字面解釋創世記
Newton
科學方法的重點在於方法
Newton
其它教派和宗教
恐怖主義與基督教的理性秩序
伊斯蘭聖戰
被遺忘的大迫害:政治不正確的歷史觀
從西方基督教看邪教問題
我對“香港的教會”之認識
兩個神話:伊斯蘭教的寬容和天主教的不寬容
發言者的權威和誠信問題
到底人間歡樂多?
希臘酒神:我喜愛祭祀,不喜愛憐恤
神的進化和宇宙的道德軸心
難為正邪定分界!聶斯托良的千古奇寃
Nestorian
政治、社會評論
饒恕與秉行公義之平衡
回應〈何解愈反愈恐?〉
反以色列情意結
反殖民主義抗爭?
二十三條與言行一併論
族群撕裂的南非
「背著問號做人」:為什麼我沒有參加政治社會行動?
由浪漫到現實:為什麼有些國家會失敗?
請把証據放在檯上:追求真理的再思
巴爾幹化的悲劇:誰是受害人?誰是壓逼者?
由沮喪至嘆息:南北戰爭至核戰危機的反思
奇異恩典與威伯福斯
由布殊說到基督教怎樣塑造未來的領袖
葛培里牧師怎樣安慰詹森總統與影響世界
南丁格爾和威廉法雷對社會關懷的啟示
官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保守主義與自由主義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克魯格曼經濟學、自由主義與道德議題
如果羅爾斯還活著
南蓮園池的院後有院:論宗教寬容與文化遺產
也來討論本拉登之死:誰創造惡魔?
從特拉維夫泡沫說到基督教末世論泡沫
寬恕與合作:我們可以從囚徒困境中學到什麼?
什麼是道德問題?什麼是尊重生命?美國總統大選的過於簡單化
非法移民和無證移民:中性詞語之迷思
將德國問題怪罪於希臘哲學和宗教改革:潘霍華是非理性的激進份子嗎?
人類會改變神創造的自然秩序嗎?
九一一陰謀論:神學家大錯而無神論者是正確的
911 Myth
教會中遇上了中國紅色通緝令的外逃官員
Chinese officials
廁所文章:基督教的秩序觀
Natural Order
統計數據可以證明基督教帶給我一個更壞的社會嗎?
我們能否用常理來解釋聖經呢?
基督教會是一個泡沫:從1998年北愛恐襲說到2015年聖貝納迪諾槍擊案
基督徒應該以什麼準則去選總統? 1984
特朗普現象:資本主義、個人主義和基督教的三位一體
1984
福音派的迷思:特朗普是傳統道德的守護天使嗎?
1984
福音派領袖如何向年輕基督徒解釋? 特朗普的勝利是福音派的失敗
1984
為什麼基督徒和共和黨不大重視環保?特朗普是世俗版的羅文彪和蕭律栢
1984
因應處境:由羅馬書十三章說到貝葉斯
1984
聖經擁有一切問題的答案嗎?論非法移民問題
1984
其它
冠冕
接受荒謬的信心
群體倫理與個人倫理
律法主義的變種
給青年基督徒的衷心話
能夠分開罪惡與罪人嗎?
基督教的偏激思想
誰能論斷?丁道爾、莫爾爵士、衛斯理、布特勒主教的千秋功過
處境倫理、後果主義和計時炸彈
聖多馬亞奎拿之上帝命令的「高度危險性」
「不要相信基督徒!」
相對參考點、自由意志和絕對預定 (password required)
我就是我:葛培里牧師的典範
兩個勢不兩立的偉大基督徒:林肯總統與李羅拔將軍
有必要以知識將信徒分類嗎?
製造神話的神話批判:迪士尼樂園效應
葛培里牧師與麥坎恩參議員的道德勇氣
魯益斯的武士精神
由李天命【哲道行者】而想到遊戲規則
薛西佛斯神話的再思
順應局勢而改變語言
梅頓合乎人性的屬靈觀
基督教對「學位」的情意結
理想主義者的肺腑之言:論道德塔拉班事件
張張看來皆是血的照片:「拜偶像」與「委身」的一線之差
精衛未填之海:福音派的反智傳統
九華山隨想:耶穌可以改變祥林嫂的命運嗎?
為什麼上帝沒有令九一一劫機者心臟病發?
真有金剛不壞之身嗎?
由牧羊人的比喻聯想到賭徒的比喻
湮沒的「一室學校」在教會中延續
由【納尼亞傳奇】說到詮釋象徵與神話
以斯帖記與三百斯巴達壯士
抽煙、喝酒是罪惡嗎?
心理治療文化對基督教輔導的挑戰
多佛案的紀錄片:「謀殺人格」的陷阱
再論人格謀殺:巴希與泛心靈論者應有的尊嚴
只適宜自用,不適宜饋贈親友:談談道金斯挑戰與范泰爾「霸權主義」
「洗腦式」的唸經:呼喚雷霆救兵
特殊主義:與眾不同的團體
由魔頭榜說到功過相抵
萊特的啟示:寫在寒冷的冬天
黃昏的小羊
美國基督教右派簡史
秋天的童話
極端理性主義會使人非理性嗎?
神秘的聲音:守護天使?
生命是荒謬的,世界是沈默的
如果我能選擇如何去死
我同意新無神論(在某程度上)
道德情感可以代替宗教的道德準則嗎?
美麗的結局
天地有情或無情?
美杜莎和復活節
黎明在望
天堂如沃爾瑪百貨公司嗎?
亡靈節:墨西哥人實現了莊子的理念
身處框架外,才可思於框架外
為什麼花滿樓百戰百勝?
為什麼天使總是年輕女性?
在十字街頭上的以斯帖、格魯夫、德克勒克、蔣經國
為什麼有些佈道家編造自己的履歷?
為何一些基督教領袖會趨炎附勢而變成河蟹?一個心理學的分析
尋夢就是圓夢
聖索菲亞博物館
獅子:是邪惡還是正義的象徵?
Lion
耶穌監視人的「思想犯罪」嗎?
1984
感恩節談祈禱
1984
無條件的愛、民族主義、天堂情意結
1984
帝王蝶之夢
1984
洛杉磯神學會議的反思(1):丹尼爾•希爾之《聖經信仰的知識論結構》
1984
洛杉磯神學會議的反思(2):帕加雲斯和麥馬田之《歷史聖經批判下神的聲音》
1984
洛杉磯神學會議的反思(3):斯蒂芬花爾之《從各方各面聽到上帝在聖經中的聲音》
1984
洛杉磯神學會議的反思(4):約翰高登基之《從舊約聽到上帝說話》 1984
洛杉磯神學會議的反思(5):布蘭廷加•寶兒之《上帝在以色列智慧文學的聲音》
1984
洛杉磯神學會議的反思(6):丹尼爾•特賴爾之《聖經文本的聲音:以教義為本的方法》
1984
基督教會沒有除草劑:誓反原則已經褪色
1984
基督徒無神論者?
1984
為什麼上帝的觀念不斷改變?
1984
宣告審判和傳福音:由約拿說到耶穌
1984
用不同的語言和信息表達上帝的真理:巴拿馬宣教體驗
1984
反對全世界的亞他拿修
1984
不要剝洋蔥皮:【以賽亞書】53章到底說什麼?
1984
為什麼美國福音派人士會不惜一切去維䕶某類性道德?
1984
人死後靈魂會上天堂嗎?
1984
讓耶穌是耶穌,讓保羅是保羅:我們有需要令聖經一致嗎?
1984
蔣介石的基督教思想:脫離實際的樂觀主義?
1984
真情流露勝於標準答案
1984
超級英雄的吊詭
1984
聖經傳統歧視女性嗎?保羅化腐朽為神奇
198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